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中国贪腐波及加国

2017-10-6 22:3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7年10月06日 第123期
高度生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有道是加拿大成为华裔贪官首选之地,这已被越来越多事实所证明,他们在这里洗钱且购置房产,大量非法黑金由中国流入加国,其中许多投资在大温住宅房屋及商业市场。根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披露的资料,多间离岸空壳公司都跟温哥华、西温哥华及列治文多处地址有牵连。

有人纳闷西方民主国家怎么就成为了贪腐“圣地”?这不仅仅是一种反讽,还逐渐暴露出加拿大制度上的漏洞。不过当反腐也呈现全球化之际,当中国无论多边还是单边都在寻求与加国互动,与加国在反腐上“利益均沾”时,加拿大也乐于合作挖出更多跨海硕鼠。一如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所言,海外不是法外,未来加拿大将遣返更多滞留在本地的中国外逃嫌疑人。作为媒体,《高度》对此予以深度报道与分析。

“透明国际”调查曝光

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通过调查发现,温哥华前100栋最贵房产中,有46栋真正所有人成谜,其中不乏由中国富豪秘密所属。2016年5月,一名华裔学生以3,100万加元买下温西 4833 Belmont Ave 豪宅,背景就令人生疑。

Colliers' Spark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以来从中国流入加拿大、特别是温哥华的资金大幅上升。Colliers温哥华发言人库斯特尔(Kirk Kuester)说,最近就有若干中国客人,手持5亿加元想立即投资,但本地没有足够大规模的项目能满足他们。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百名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中,可能有26人逃到加拿大。根据加国《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获得的联邦外交部内部文件显示,有近70名大陆在逃犯住在加国,其中多人涉嫌大规模金融犯罪。

官二代程慕阳涉嫌窝藏和转移赃物,当他上了“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名单后,由高调转入沉潜。1964年生人的王振华,则涉嫌经济犯罪,也被国际刑警通缉,但不在中方红色通缉令名单上。他和妻子晏春香2012年9月来加拿大,加国边境服务署(CBSA)获悉王振华涉嫌通过签署或执行合同的方式,非法占有另一方财产与货物。王振华的儿子则在温哥华读大学。

卑诗高法诉讼文件显示,原昆明市盘龙区国税局工会主席李文革涉嫌合同诈骗,2011年9月和妻子移民加国,在列治文先后购入多套物业,拥有很多资产。

还有嫌疑人王清伟和贺俭等都可能藏身大温,亦拥有房产多处,既有繁华街区闹中取静的别墅和公寓,也有庄园、农场和学区房,都是环境优美、交通方便、配套齐全的高档社区。2005年赴加的王清伟涉嫌信用证诈骗罪,现在奇利瓦克市有农场,种蘑菇卖。奇利瓦克市英文报纸《奇利瓦克前进报》曾以《中国通缉的要犯公然生活在奇利瓦克》为题,报道过王清伟案子。近50岁的曾子恒,曾任河南省交通基本建设质量监测站副总工程师,河南鹏程交通科技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被指涉嫌职务侵占犯罪,2011年10月移居加国。

洗钱成为销赃渠道

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是华人扎堆的地方,最近出现多宗可疑的现金交易,有赌客一次扔下足够买一间公寓的现金,还有赌客带来超过22,000张的20加元纸钞,换了49万加元筹码。另有赌客拿来几千张50加元和百元纸秒,花掉35万加元。

过去3个月,类似交易约600宗,涉及金额共227万加元。金融罪案注册专业师协会副主席克雷蒙(Garry Clement)表示,任何一间现代金融机构都不会允许这类现金交易,这是正规商业场所不可能见到的,唯一可能出现如此巨额现金的交易往往都是罪犯团伙。要防止赌场成为洗钱场所,需要赌客证明现金不是来自犯罪所得。

本地英文媒体明确标出参与洗钱的是华裔身份,有本地社团要求独立调查,强调独立性超逾政治考量,有助于澄清真相。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就此表态说,NDP政府非常重视洗钱问题,会从政策上确保博彩业不发生洗钱行为:“在这方面我们会寻求专家支持,也有信心做到。”尹大卫已委任杰曼(Peter German)进行独立审查,杰曼曾任职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惩教署副署长,亦是国际刑事司法改革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Criminal Justice Reform)主席,并著有防洗黑钱的法律教科书。尹大卫要求杰曼辨别低陆平原赌场有否尚未处理或处理不足的洗黑钱问题,必须查明有关历史和状况。

根据加拿大知情法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披露,能够确定的是,这些钱绝大多数来自于亚洲VIP客人,他们或是从中国来的游客,或是从中国刚过来的移民。洗钱活动还包括大额地产借贷,涉及温哥华物业控股。

根据规定,VIP客户有优惠待遇,遂使他们有条件得以利用,包括可以在同一个时间段,用超过50万加元小额钞票下注,赌场员工不问来源和出处都予以接受。由于并未建立这些客户档案,员工很难知道他们是否从事合法职业,其中有些属“高危人群”。另外赌场员工人手有限,缺乏必要训练,很难切实履行反洗钱条例。

有关方面建议,赌场应确立现金门槛,超过门槛就要了解来源。对于判断为“高风险”的赌客,或在提供现金上行为可疑,应及时与警方联系,调查背景,积累资料,至少成为“警方熟悉的人”。

联邦金融监管机构加拿大金融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分析,之所以在本地赌场罕见地冒出大量现金,可能与中国目前收紧资金控制有关。一些人为躲避中方金融检控,化整为零,利用空子流向海外。

在已开展的调查中发现,部分VIP客人并没有本地居民身份,但与温哥华和中国都有商业联系。有的还参与地下银行运作,大量来路不明的现金得以转手。但这些流通中的钱究竟有多少还难确定,导致加国反洗钱机构不易判断。

Great Canadian Casinos是河石赌场雇主,近日声明公司一向遵守卑诗省和联邦有关规定,但也欢迎省律政厅等部门调查,接受任何规则和框架调整。

在省自由党执政期间,博彩业由省财政厅长麦德庄(Mike de Jong)负责,不过他最近表示不予以评论。据了解在上个财政年度,博彩业为本省财政预算上交13亿3900万加元税收,成为本省医疗保健、教育和服务业主要预算来源。另外列治文市政府也从中分了一杯羹。因此在监督条例的制定和执行方面,或出现利益冲突,必然影响到相关条例的执行诚意与结果。

目前皇家骑警已侦缉到列治文一个地下钱庄网络,对外是一家汇款公司。由澳门招来大陆豪客,一年可在卑诗洗黑钱2.2亿加元,并将逾3亿加元送出海外,用来自中国的贸易假收据掩饰汇款,中国逾600个银行户口被上述汇款公司操控,此案中国警方亦在跟进。

华人藏富避入籍吃福利

加拿大移民部近日公布最新入籍数据,中国移民入籍人数自2015年后暴跌,2017前半年的入籍人数较2015年同期下降超过6成,比2016年上半年也下跌超过25%。究其根源,入籍申请增加了对税务申报的要求,成为中国移民减少入籍的主因。中国移民由于此前未报税或是未诚实报税,而不得不放弃入籍申请机会。

前保守党政府将移民入籍的居住时间提高至6年住4年,自由党上台后,将入籍居住时间改为5年住3年,但对提交报税文件的要求没有改变。

中加两国目前正式加入《共同通报标准》(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CRS)的国际协定,意味着今后两国非税务居民的银行账户资料将进行自动交换,这对于很多“太空人”来说感到十分担忧,甚至有些连移民资格都不要了。现在有10年超级签证,不仅出入自由,还不需要报税,或成为中国移民的新选择。

根据最新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在华人居多的列治文,收入低于日常需求金额的贫穷比例高达22.4%,而儿童贫穷率更高达25.6%,这几组数字比大温和全国都高。低收入贫穷比例大温地区为16.5%,加拿大全国为14.2%。而在列治文一幢幢豪宅中,享受低收入福利待遇的一些华人则出入其间。

尽管列治文确实有不少真正贫困的居民,但高企的贫穷比例或由报税时报的收入过低所致。列治文中位数年收入65,241加元,整个大温地区中位数年收入是72,662加元,全国中位数年收入是70,336加元。而列治文经济发展稳健,收入过低很有可能是由于居民未真实上报自己的收入。

基于此点,温哥华市议员候选人斯旺森(Jean Swanson)日前提议,要给大温地区的豪宅征税,即“豪宅税(Mansion Tax)”。她认为入息税根据上报收入来决定,物业税也应该依此裁决,不能物业价值多少,税率都一样。豪宅的裁定标准以500万加元为线,在征收海外买家税之外,500万加元至1,000万加元的物业应该再加征1%税款,超过1,000万加元的物业加征2%税款。这样一来,让吃低保的豪宅东家们往外吐,每年政府由此可以产生至少1.74亿加元收入。

堵塞漏洞司法合作

贪官之所以喜欢加拿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加拿大和中国没有引渡条约,而且只要有钱请得起巧舌如簧的大牌律师,就有可能以“人权”等名义留下来。而根据加拿大最高法院的说法,逃犯有权要求政府部门作风险评估(Pre-Removal Risk Assessment),如果认为评估结果有问题,还有权继续上诉,整个司法程序漫长。

就“洗黑钱”活动,有关方面曾问过温哥华市政府,市政经理贝勒姆(Penny Ballem)拒绝正面回答,而温哥华警方也表示对个案不发表评论。

透明国际组织不久前发布报告,点名加拿大存在严重法律漏洞,而利用这些漏洞,他国贪腐人员可轻松通过房地产洗钱。这些漏洞的重伤在于面对房地产洗钱无能为力,甚至是纵容。最致命的是在加拿大买房,法律并未明确要求登记房产的真正主人,即受益者。加拿大反洗钱机构(FINTRAC)依赖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举报,至今没有发起一例针对地产经纪或从业者帮助买家购房洗钱的指控。透明国际建议加拿大密切监管房产交易中的各项环节,将诸如律师、开发商等各方都融入调查中,以查出买主的真实身份。

中加虽尚未缔结引渡条约,但双方正在建立司法与执法合作机制,双方司法高层经常举行会谈,讨论涉及双边的重大案件。

由于中国与加拿大都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和二十国集团(G20)成员,两国在反贪缉私方面可以通过多边渠道进行合作。2014年中国担任APEC反腐败工作组主席并主办工作组会议,引导工作组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2016年中国担任G20反腐败工作组主席,并主持召开工作组会议,引导通过《二十国集团反腐败追逃追赃高级原则》和《二十国集团2017—2018年反腐败行动计划》,开创性地提出“零容忍”、“零漏洞”和“零障碍”重要原则,把《北京反腐败宣言》变成行动。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在北京设立,这是第一个面向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开展相关研究工作的机构。

除了上述多边合作,中国追逃办也强化双边合作,大力推动建立中美、中加、中澳等双边执法合作机制,加强重点个案执法协作。

中国和加拿大之间已经建立起司法执法合作磋商机制。2016年以来,“百名红通人员”常征、巴连孝、曾子恒、蒋谦、李世乔等先后从加拿大归案。2016年9月,双方在磋商框架下还签署了《关于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的协定》,为跨境追赃搭建了合作机制。
Tab标签: 反腐 中加 经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Cyantech.com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