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中国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中国最强者"吴佩孚:爱国者与刽子手的双重困境

2017-12-15 16:3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国家人文历史

乐活按语:爱国者与刽子手的头衔同时并存在他的身上,既令人吃惊,又让人无法完全否认。
长期以来,人们对吴佩孚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反动军阀”、“帝国主义的走狗”、“二七刽子手”上,全然忘了,置身于北洋时期的他,为近代中国所付出的努力、探索和贡献。

五届吴佩孚学术研讨会筹备者烟台市委党校副校长唐锡彤对《国家人文历史》表示:“可以说,对吴佩孚,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不知道历史真相,言之凿凿的‘史实’并不真实,是政治、阶级、意识形态形成的强势话语体系塑造了‘异类’的吴佩孚。”1999年,第一届吴佩孚学术研讨会,差点被封杀也证实了这一点。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在众多专家学者的努力下,昔日吴佩孚“刽子手”的恶魔面具已慢慢被摘下。真实的吴佩孚开始被越来越多的标签所包围:玉帅、儒将、孚威将军、学者军阀、民族英雄、中国最强者……

爱国者与刽子手的头衔同时并存在他的身上,既令人吃惊,又让人无法完全否认。

“北漂一族”走向军旅生涯

与北洋系其他军阀不同,“学者军阀”吴佩孚一直以儒者自居。在修齐治平、内圣外王学说的影响下,终其一生,吴佩孚都是儒家制度与社会准则的倡导者。他善于制造声势,通过舆论的力量占据政治和道德高地,从而扩大社会影响力。

1874年春,吴佩孚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县一个小商人家庭里,父亲吴可成以经营祖传的安香杂货店为生。6岁时,吴佩孚入私塾就读,9 岁即可操笔为文。1887 年,13 岁的吴佩孚到登州府(今山东蓬莱)水师营里充当学兵,每月2 两4 钱的收入为愈见困窘的家境带去了一丝希望。期间,吴佩孚拜登州府名儒李丕森为师,除定期去水师营集中操练外,他还经常出入李丕森门下,潜心苦读,两点一线的生活贯穿了其青年时期。

22 岁时,吴佩孚考中秀才,眼见着自己的官场生涯即将从蓬莱起步,一个意外,却阻断了吴佩孚的仕途之路。因不满男女同台演戏,1897 年秋,吴佩孚大闹蓬莱电报局局长的寿堂。当地县太爷以“蔑视法纪、寻衅闹事、搅乱治安”为名,下令缉捕吴佩孚,吓得他连夜逃离家乡,成为“北漂一族”。

刚到北京时,吴佩孚投靠老乡孙廷德,以卖对联为生。据孙廷德孙女回忆,“开业那天,吴佩孚一口气写了十几副对联送给了我的爷爷,而爷爷也给了吴佩孚一百个铜钱,让吴佩孚淘到了到京后的‘第一桶金’。”一年后,在堂兄吴亮孚的资助下,吴佩孚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短短几年间,吴佩孚先后考入开平武备学堂、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学习,从一个小小的警察班长晋升为北洋军第三镇管带(营长),前途可谓一片光明。起初,吴的顶头上司曹锟并不喜欢他,一度还准备免他的职,要不是吴佩孚的积极争取和汤芗铭的变相刺激,曹锟也不会重用他。

1913 年10 月,汤芗铭督湘,曹锟率第三师(原第三镇)驻扎岳州,有一天,汤举行典礼,请向来不怎么擅长说话的曹锟演讲,吴佩孚乘机毛遂自荐,替曹锟说了几句话,令汤芗铭大为赏识。后来,汤想跟曹借吴去当旅长,曹锟没做声,对部下说:“咱们的人才,咱们不会用,要你借去当旅长,咱们不会给他旅长做?”一年后,曹锟主动提拔吴为第三师第六旅旅长,晋升少将。

爱国将军大打舆论战

张勋在京拥军复辟时,吴佩孚随曹锟参加“讨逆军”,担当西路先锋,一路从丰台杀进天坛,一战成名。1918 年,为了响应段祺瑞内阁的“武力统一”政策,吴佩孚再奉曹锟之命,挥师南下,过襄樊,克岳州,夺长沙,所向披靡。自此,南北战局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吴佩孚的手中。

然而,就在段祺瑞翘首以盼吴乘胜南下,一举荡平两广时,吴佩孚突然罢战,按兵不动,开始与占领区的军政首领、士绅们饮酒作赋,气得段祺瑞大骂秀才造反。尽管被授予“孚威将军”头衔和“二等大绶宝光嘉禾章”,吴依旧不为所动,并于当年8 月发表通电,大肆抨击段内阁的武力统一是导致“同种残杀、生灵涂炭”的“亡国政策”。

他不仅指责段祺瑞“直视西南为敌国,竟以和议为逆谋……以借款杀同胞,何异饮鸩止渴”,还痛斥安福国会“伪造民意,酿成全国叛乱”。如此一来,吴佩孚“和平军人”的形象深入人心。8 月下旬,吴佩孚连发4 封通电,掀起主和风潮,老百姓以其屡屡为民请命的行为,纷纷送上“爱国将军”的称号。这场热热闹闹的通电战一直打到10 月份,北洋政府颁布停战令,南北开始谋求和谈才结束。吴佩孚的通电就像闪电一样劈在段祺瑞的顶门上,弄得他元气大伤,还没等段及时恢复,吴掀起的新一轮通电战又开始了。这一次,吴佩孚的目标是拒签《巴黎和约》。与统治集团内部忍辱接受《巴黎和约》的态度不同,得知五四运动,北洋政府镇压学生后,驻军衡山的小小师长吴佩孚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连发通电骂政府总理、骂国会、骂总统,骂得既过瘾又接地气。

且看他5月9日发给大总统徐世昌的通电:“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赴后继,以草击钟,以卵投石,……如必以直言者为有罪,讲演者被逮捕,则是扬汤止沸,势必全国骚然!”言人所皆欲言,骂人所不敢骂。

5 月24 日,北洋政府决定在巴黎和会上签字,吴佩孚“首先通电,请罢免曹、陆、章,惩办国贼”,又联名谭浩明、冯玉祥等通电反对签字。6 月下旬,吴致电代总理龚心湛,要求坚决拒签,并表示:“盖青岛得失,为吾国存亡关头,如果签字,直不啻作茧自缚,饮鸩自杀也。”

在各界的压力下,中国代表终于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吴佩孚这一骂,声名鹊起,不仅很多军人佩服他,连学生也很崇拜他。几次通电下来,吴佩孚的名望扶摇直上,“革命将军”、“救时伟人”的名誉纷至沓来。短时间内,吴佩孚积累了极高的人气和雄厚的政治资本,加上不可小觑的军事实力,很快,这个颇具魅力的政治明星开始成为中国政坛、军界、媒体界的中心人物。

这边厢,段祺瑞恼羞成怒,逼大总统徐世昌将曹锟与吴佩孚等免职查办;那边厢,吴佩孚正摩拳擦掌准备来一个“兴师讨贼”,转舆论战为枪炮战。1920 年7 月,曹锟等直系军团的部将们以反对段的心腹徐树铮为由,起兵犯上。吴佩孚一马当先,撤防北归,仅几天的时间,就击溃老师曲同丰将军带领的皖军,在奉军的配合下,5 天内,直奉联军大败皖系军阀,段祺瑞通电引咎辞职。

此时的北京政府,已进入由直奉两系军阀共同控制的时期,吴佩孚虽只是一个师长,却因战功显赫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美国《密勒氏评论报》发文称赞吴为直皖战争的真正主脑,并表示他早已受到了国内人民以及外国人的高度赞扬。他们认为,吴不仅仅是黑暗的中国地平线上唯一的光明点,还是北方以至全中国的支配人物。对此,张作霖很不以为意,某次会见外国记者时,张作霖蔑视吴佩孚不过是“小小师长”,无足轻重。

直到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作霖才开始对这个“小小师长”刮目相看。1922 年4 月,吴佩孚代表直系迎战张作霖,奉军派兵12 万余,大炮150门,机关枪近200 挺参加战斗。吴佩孚军力虽只有奉军一半,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打得奉军落花流水,两万多人被迫逃出山海关。

直系大获全胜,吴佩孚第一次迎来其军事生涯的巅峰。国内外的记者纷至沓来,他们将焦点齐刷刷地对准这位“更有可能统一中国”的学者军阀,希冀他能借此绝好机会,统一全国。

“二七刽子手”

自1920 年起,苏俄、共产国际不断派人到中国寻找可以联合的力量,吴佩孚因掌握军队、财政、交通以及内政部成为他们想要联合的第一人。当时,在共产国际、俄共(布)一些领导人的心目中,“为开展中国的民族主义运动而可以合作的人是吴佩孚而不是孙中山”,他们一致认为“孙中山是不切实际的梦想家,同意支持吴佩孚”。

1920 年4 月,共产国际派代表维经斯基来到北京,在找李大钊、陈独秀联系组建中国共产党的有关问题时,带来了“决定联合吴佩孚”的任务。同年10 月,维经斯基到洛阳拜访了吴的幕僚白坚武,后者曾是李大钊在天津北洋海政专门学校读书时的同窗好友,李大钊正是通过他,与吴佩孚接触并且建立了联系。

1922 年5 月,时任苏俄驻北京外交史团顾问的维经斯基亲自到洛阳访问吴佩孚,吴佩孚向他透露了自己的计划是按照集中制的原则统一中国并同意实行中德俄联盟。同年8 月,苏俄政府派越飞率领新的代表团到北京进行外交斡旋,谈判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吴佩孚也未能像他向苏俄保证的那样更换政府成员甚至整个内阁。在不采纳越飞的孙(中山)吴(佩孚)联合建立政府的建议后,吴佩孚与苏俄、共产国际渐行渐远,与中国共产党,却越走越近。

1922 年前后,李大钊曾多次赴洛阳与吴佩孚进行会谈,当时的吴佩孚,在军事上已具备足够强大的实力,但北方的铁路却仍在奉张的手里,怎么办?吴佩孚只好向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求助。为此,李大钊将何孟雄、张昆弟、安体诚、陈为人等共产党员介绍到各条铁路上,派党员为吴的铁路委员,巩固其铁路上的军事势力。名义上,他们是交通系的密查员,实际上为中共的职工运动特派员。

吴佩孚(中)与李大钊(左)等合影

在京汉铁路上,由于吴佩孚挂着保护劳工的招牌,与共产党有具体的合作,京汉铁路的工人们陆续建立起了“工人俱乐部”。要不是二七惨案的发生,李大钊的好盟友吴佩孚也不至于一下子成为全国最狠毒的刽子手。

只是,昔日爱国英雄怎么突然成了狠心的屠杀者?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解释为吴佩孚起先只是“伪装开明”,到后来才“暴露反动本质”;也有人表示,吴不过是一位裹挟着武力专制外衣的魔王,二七惨案只是刚好揭穿了他“保护劳工”的假面具罢了。可是,仔细一想,这个已能在全国范围内呼风唤雨的军阀,哪需要通过伪装来粉饰太平呢?这其中,肯定有远出于事实之外的原因。

若干年后,当吴佩孚的参政汪崇屏回忆二七惨案时,说出了这番话:“民国十二年二月四日,京汉铁路工会下令定于第二天早晨全线罢工,由李守常来领导,实际出面的是王功与李振瀛。长辛店、郑州、汉口同时发动。到二月七日,军队出来干涉,强迫复工,在汉口、长辛店都发生流血惨案。李认为是吴(佩孚)所下的命令,其实吴不曾下令,吴根本就不知道李是共产党。关于长辛店、郑州与汉口三处枪杀工人的事件,前两处是曹锟下令的,后一处为萧耀南所干。吴夹在其间,担当恶名,实在冤枉。”

若从直接下令镇压罢工来看,曹锟与萧耀南的作用显然比吴佩孚大,“刽子手”的称号非他们莫属,但也不能由此就否认吴在二七惨案中所负的责任。1923 年发表的《孙越联合宣言》中称“苏俄支持国共合作,以打倒最大的军阀——吴佩孚”,这极大地刺激了吴佩孚,虽然刚开始吴企图以谈判解决问题,但因双方目的不同,以致裂痕渐渐拉大,最终导致谈判破裂,罢工运动走向极端。

中国最强者的落幕

即便身负刽子手的骂名,1924 年的吴佩孚依旧为全世界瞩目,这一年,光头吴佩孚的肖像第一次出现在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上,这是中国人在《时代》杂志封面的第一次亮相,照片下有两行说明:“GENERAL WU(吴将军)”和“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

其时,吴佩孚已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当年4 月,数千宾客云集洛阳,为他祝寿。康有为更是写下寿联相赠:“牧野鹰扬,百岁勋名才半纪;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赞美之词溢于言表。这是吴佩孚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在第二次直奉大战开始前,人们好像已经预见到了吴大帅胜利归来的场景,对他百般推崇,未承想,冯玉祥的叛变,改变了“中国最强者”。一度看好吴的外媒也不再视其为有潜力的救星,吴佩孚和其他军阀一起,被列入了公害一类。

吴佩孚深信命理之说,本人亦有相当研究。据吴晚年身边的人员透露,有一次吴佩孚自批生辰八字,批到六十六岁就不再往下批了。等到吴去世后,知道此事的僚属都相信他似乎已预知自己寿限几何。

1939年12月,北京,吴佩孚灵堂

1939年12月4日,65 岁的吴佩孚因牙疾复发、高烧不退,请日本牙医看病后猝死。出殡当天,送殡人员延绵数里,北平的老百姓自发地参加葬礼,沿途的阳台上、街道旁的观殡民众,人潮如海,途中还搭有许多席棚进行路祭。据吴佩孚孙子回忆,出殡队伍边行边停,极为缓慢,从早晨出发至黄昏才抵达,几乎行进了一天。当时报称,此乃民国以来北平罕见的盛举。

晚年吴佩孚客居四川时,曾写下这样一副对联:“得意时清白乃心,不纳妾、不积金钱、饮酒赋诗,犹是书生本色。失败后倔强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园抱瓮,真个解甲归田”,以此总结了自己书生军阀的一生。

(参考资料:王希亮《吴佩孚全传》、董尧《北洋军阀吴佩孚》、《吴佩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蓬莱历史文化研究》专刊)、刘凤翰《汪崇屏先生口述历史》)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