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留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加拿大华裔女留学生偷父母钱,3个月打赏主播65万!被发现后居然...

2017-12-17 12:19|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说句“不孝子”总是没错的。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碧茗综述]独自抚养女儿的刘女士发现,00后女儿在加拿大留学期间迷上了映客直播,偷偷以其名义开设,并通过其名下的微信、支付宝私自消费,三个月内打赏男主播花掉65万多,母亲刘女士以女儿名义起诉映客直播的经营企业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要求退钱,结果败诉。目前刘女士还在继续上诉。

直到母亲要报警 才承认盗用

2015年9月初中毕业后,小雅(化名)到加拿大读高中。2016年3月底学校放春假,小雅回国呆了两星期。女儿再次出国后,刘女士在网上选机票,打算过去去陪女儿一段时间,但订票付款时却发现,与支付宝绑定的银行卡里的六七万没了。


刘女士平时不怎么熟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使用方法,都是女儿用刘女士的身份证帮忙申请的。女儿电话中不承认自己拿了钱,直到刘女士说要报警,小雅才在电话里承认是自己偷偷修改了支付密码将钱转走,并删除了信息记录。至于钱呢?早就花光了。

被发现后毫无悔意:“花钱打赏这很正常”

女士马上想到自己不久前刚给女儿的学生账户上打了三十万加币的学费,就发邮件给管理女儿账户的银行经理,要求孩子从账户中提取大额现金必须先经过自己同意,结果被告知,账户中的钱已在春假前全部提走,提钱的理由是给“给妈妈买东西”。去了加拿大后刘女士这才知道,女儿沉迷上了映客直播,钱大多用来打赏映客上的男主播了。


更伤刘女士寒心的是,刘女士在加拿大严格控制女儿的花钱,而且对其行为直监督着,可没想到女儿行为丝毫没有收敛,居然在刘女士用银行卡付款的时候偷偷记下了支付密码,之后拿着银行卡到银行提现4万加币,部分用来打赏主播。

刘女士查询消费记录确认,2016年2月至2016年4月,女儿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方式,在映客直播上共充值657734元。而女儿却觉得自己行为并没有什么问题:“她告诉我说,有啥呀,大家都玩呀,我同学他爸还玩呢!”


被逼无奈的刘女士把自己所有银行卡都改了密码。她想不明白,女儿是未成年人,消费这么多钱,映客怎么会同意,后来她发现,女儿盗用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做的实名认证。

获打赏最多男主播小鲜肉全是“暖男小鲜肉”

刘女士是某集团企业高管,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女儿性格比较比较内向。在国内的时候,她没发现女儿沉迷直播,到加拿大之后,刘女士才发现女儿的许多同学也在看直播,也打赏主播。据小雅的说法,自己刚到加拿大的时候才15岁,生活上有很多不适应,每次和妈妈哭诉,本来是希望得到安慰,刘女士却用一种成人的方式理智地告诉女儿该怎么做。而那些主播不一样,他们“温柔、善解人意”,如果你花的钱多,还能跟他对话。


有四位男主播,小雅打赏最多。他们的昵称分别是“哈na张文源”、“李闪闪”、“神父森”、“call me 飞龙”。这四位主播的标签有“暖男”、“霸道总裁”、“心理医生”、“高富帅”等,长相与现在的流量小生吴亦凡、井柏然等颇有神似,粉丝从五万到三十多万都有,直播内容一般是聊天、唱歌和打游戏。他们和有的粉丝非常熟,知道哪位粉丝生病住院了,聊什么时候聚餐。

“我给你们推荐个小哥哥,长得贼帅,加我微信,给我转一百块,我把他微信给你。”说着,已经改名为“花花”的“哈na张文源”用手机给大家看“小哥哥”的照片。记者与“花花”聊天,问他到底是不是心理医生,他说这取决于粉丝相不相信。

按照映客的机制,网友用钱充值钻石,钻石可以用来买礼物,礼物打赏给主播后,后台会将礼物兑换成映客币,在主播的映票贡献榜上显示。如今在这几名主播的映票贡献榜上,已经快一年没上过映客的小雅排名依旧非常靠前,甚至达到前三。


映客:有理由相信账户的充值消费行为是刘女士所为
 
刘女士找到映客直播的经营企业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称当初的打赏都是未成年的女儿付出去的,要求退钱,未果。刘女士认为,这种事不会只有自己才会遇到,而是涉及很多未成年人和他们被瞒着的父母,对孩子对家庭都造成了伤害,于是以女儿为原告将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要求确认买卖合同无效,被告返还657734元及利息。
 
庭审中,蜜莱坞公司辩称,涉案的映客号是以刘女士身份证号码注册的,该公司与刘女士女儿之间无合同关系,而且该映客号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回单显示账户户主为刘女士,所以消费行为应属于刘女士。即使是起诉之后,涉案账户仍有充值行为,由此可以说明刘女士是认可充值行为的,该公司也无法审查操作账户的人到底是谁。公司有理由相信账户的充值消费行为均为刘女士所为,双方的合同关系有效。

 
经一审审理,法院认为,涉案映客号以及充值账户均为刘女士所有,仅凭小雅与刘女士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不足以证明是小雅是在刘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登陆并充值消费,故小雅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小雅要求确认合同无效并返还款项及利息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2017年9月6日,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决后,刘女士一方上诉。目前,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
 
原告代理人表示,诉讼中,他曾要求映客直播提供小雅登录的IP地址,因为小雅大部分消费都是在国外进行的,而刘女士当时在国内。但映客直播拒绝提供。
 
类似新闻屡见不鲜

近年来,直播软件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不少年轻男女也通过当网络平台的主播,靠收取粉丝的“打赏”和礼物赚钱赚到手软。许多粉丝为了博得主播的一丝注意以彰显自己与其他粉丝的不同,满足虚荣心,不惜疯狂砸钱。有的粉丝有工作有收入,靠自己还能勉强维持,而年龄小的粉丝还在读书,零花钱也十分有限,怎么办?这种时候,有些不肖子孙就把歪心思动到了父母的血汗钱上。

 
重庆一名12岁小姑娘偷用妈妈的手机,其间花1.38万去打赏主播。而小姑娘的母亲来自农村,在县城打工,一个月收入不到2000元。
 
河北郭女士突然发现银行账户上11万余元流入某直播平台,而这是未成年的儿子所为。郭女士来到直播公司讨说法,公司确认流水账目数额属实,但表示这种情况原则上不退钱,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以退20%。
 
上海的王女士和丈夫都是普通职工,到银行办业务时发现15万存款没了,后来发现,10岁的儿子把15万元在两个月内分成几次通过手机支付到一家直播平台,打赏给主播。
 
四川的郑先生发现,三个月内银行卡里近13万元存款只剩下1万多,原来是女儿偷偷将银行卡账号绑定微信,钱部分支付给直播平台打赏教人玩游戏的主播。

与其拿父母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满足这种脆弱不堪的虚荣心,不如拿来充实自己,多学习多健身,多给自己买几件好看的衣服。想想刘女士,可怜天下父母心,如今不仅钱难拿回来,还要不断地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小心提防,真是一声叹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