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文化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玩家》:京味话剧余荫犹存

2018-3-13 13:55|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8年3月9日 145期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去年底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再次莅临温哥华,上演杨立新和濮存昕一代的《茶馆》。编剧为老舍的《茶馆》,是北京人艺看家大戏,也是京味话剧的扛鼎之作。早在1986年,北京人艺首次将《茶馆》带到温哥华,那时还是于是之、蓝天野和英若诚一代挑大梁。照梁冠华的话讲,那时的老一辈话剧演员,要比现在的大腕都大得多,伸出小指都要比现在大腕的腰还粗,全是真金白银。
  
  现如今二代《茶馆》都已然渐行渐远了,北京人艺是否能够延续京味话剧的余韵呢?也不能总是躺在《茶馆》的功劳簿上啊!这不但是北京人艺所思虑的,也是关心北京人艺的广大海内外观众所思虑的。要知道去年北京人艺在温哥华演《茶馆》,谢幕时一些本地华人观众是含泪鼓掌的,这份情感真的是一言难尽。
  
  其实在承袭京味话剧大统方面,北京人艺一直在进行着种种尝试和努力,像李龙云的《小井胡同》,过士行的《鸟人》和中英杰的《北京大爷》等,就都是这种努力的结果。近来上演的《玩家》,则是北京人艺推陈出新的又一力作,在打造京味话剧的这条路径上留下了一个很结实的脚印。
  

  《玩家》是着名京味作家刘一达在话剧领域的开山之作,他长期以来是专写京味小说的,先后出版了一系列京味作品,在京城地界名声大噪。刘氏京味小说中比较出名的有《故都子民》、《红案白案》、《老根儿人家》、《北京爷》和《有鼻子有眼》等,最后统一积攒成长篇幽默的《皇天后土》谱系。
  
  刘一达曾经是《北京晚报》记者,长期浸淫在帝都的大街小巷,这里的风土人情尽收眼底。他的文学作品一大特点,就是风趣幽默,贴近生活。耐人寻味,纪实情真意切,体现了老北京人的范儿。
  
  可以说作为话剧的《玩家》,是从刘一达诸多京味小说中提炼精缩出来的,从酝酿到成品,前后经历了十年的时间,饱含了作者的大量心血。为争夺稀世藏品,展开心术与智谋的对决,通过收藏界的沉浮来拷问人性。“把假的都砸了,真的就来了。”这是《玩家》的一句经典台词,亦是剧胆所在。
  

  十年磨一剑的《玩家》,实在是一部京味儿十足的戏,通过上世纪80年代到当下京城收藏领域里的众生相。故事虽然扑朔迷离错综复杂,但其主题却清晰明确,即对心灵和人性真与假的识别,可以在生活这面镜子里一窥堂奥。所以说这部话剧讲的是收藏,却又超越了收藏;说的是玩家,却又远不止于玩家。情节呈现连环套形式,若真若假,即真即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表现出人们对事物的真假识别永无止境。
  
  可以把《玩家》当作展现京城百姓生存状态的风俗画卷,无论是主角靳伯安和齐放,还是宝二爷和寿五爷,无不性格迥异,命运曲折,活灵活现,彰显了收藏世界人与物之间的诱惑和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没有小角色”,每个演员都是“一颗菜”。同时也反映了改革开放之后,北京这座城市的巨大变化,以及普通百姓在这种时代变革中的心路历程。
  
  刘一达本人就曾经说过,他一直以来就想给北京人艺写一部既叫好又叫座儿的大戏,也尽一份北京人的心意,因为人艺是京城百姓心中的最高艺术殿堂。
  
  令人欣慰的是,《玩家》使京味话剧得以薪火相传,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任鸣亲自导演,冯远征主演,功力强大贯穿始终,纯正京腔风采逸然。京味儿戏自然离不开地道的语言,这也正是《玩家》的独特性所在。最令人叫绝的是此剧的结尾,冯远征扮演的靳伯安一锤定音,将躲过“文革”一劫的青花瓷砸碎,是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使全剧收官干净利落,却让观众错愕之余深感震撼,回味无穷。
  
  “戏比天大”是北京人艺的院训,这四个字就足以涵盖了人艺的追求与境界。正惟如此,在艺术的道路上尚有日臻佳境的空间。尽管《玩家》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若与经典《茶馆》相比,还是缺了点什么,还有待于磨合那股子深邃的穿透力,要经得住千锤百炼的咀嚼劲。京味话剧是一座宝库,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