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加拿大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正解 | 美国牵制加拿大油价?资源储量惊人的加拿大正在转身

2018-5-16 16:3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中加能源对接的大潮中,天然气、重油和轻质油投资都可以考虑,但是要想获得成功,关键还是找准适合自己的切入点。
一提起油气,很多人立刻会想到中东、俄罗斯,至多加上美国、中国和南美等。青山绿水的加拿大,似乎与这个圈子没多少关系。但事实上,无论油气储藏量还是产量,加拿大在全球油气产业中都占有一席之地。只是,加拿大油气主要供应美国市场,鲜少为中国人所知。

为了帮助国内业界了解加拿大油气产业的现状、未来与投资机会,界面新闻联合加拿大灰熊研究院、加拿大乐活网、《高度》周刊、UBC大学UHUBOR信息平台,邀请加拿大西部能源公司董事长宋守根先生,分析了加拿大油气产业的现状、投资风险与对策。



油气储量和产量分布

演讲伊始,宋守根先生介绍了加拿大的油气储量。他指出,根据最近几年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加拿大石油储量一直名列三甲。2016年,加拿大石油以1715亿桶探明储量,位居全球十大石油出两国第3位。冠军是委内瑞拉,亚军是沙特阿拉伯,中国位居第13位。至于天然气,储量相对偏低。根据2015年《石油与天然气》杂志统计,加拿大以1.99万亿立方米位居全球第15位。但是,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评估,加拿大页岩气以16.22万亿立方米(业界估计在25万至44万亿立方米),位居全球第5位。

加拿大油气沙龙现场

这些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加拿大西部的沉积盆地。具体言之,即卑诗省东北部、阿尔伯塔省中部、萨斯喀彻温南部和马尼托巴省西南部。其中,阿尔伯塔省油气储藏量最大。位于阿尔伯塔以及卑诗省境内的含油盆地,面积多达147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级特大型富含油盆地,相当于中国国土面积的1/6至1/7。宋守根先生开玩笑说,如果加拿大人自己用,这些油气几辈子用不完。

加拿大油气产量在全球市场上同样耀眼。2016年,加拿大石油以日产446万桶,排名全球第五;天然气以年产1520亿立方米,位居全球第5位,前几年还曾排名第4位。在全球各国中,油气产量双双位居前五位的国家,除美国、俄罗斯和伊朗之外,只有加拿大。

主持人加拿大灰熊研究院谢中研究员


销售市场和管线分布


受地理位置影响,加拿大不像中东、俄罗斯等国家,向全世界出售油气。半个世纪前,加拿大向欧洲、亚洲输送原油都不现实,所以当1959年伯顿皇家能源委员会提议,将加拿大西部生产的原油直销美国时,加拿大原油生产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从那时起,加拿大就逐渐将自身定位成了美国油气主要供应商,输油管线也围绕美国铺设。

经过多年建设,加拿大输油管道与美国管道系统已经连为一体。目前加拿大主要有四条出口管道,起点都在阿尔伯塔省境内。其中Enbridge Mainline 和Kinder Morgan Trans Mountain管道的起点为埃德蒙顿(Edmonton),Spectra Express和TransCanada Keystone管道的起点为哈迪斯蒂(Hardisty)。它们每天将阿尔伯塔及其周边380多万桶原油,直接输送到美国,或输送至西海岸再通过油轮运往美国。

加拿大西部能源公司董事长宋守根

Enbridge Mainlline建于1950年,Trans Mountain始建于1953年,另外两条分别兴建于1997年和2010年,都面临着管道老化的困境。同时,加拿大原油生产能力不断提高,预计2030年达到每天550多万桶,现有管道根本不能满足运输需求。

为扩大对美出口,五、六年前加拿大横加公司(TransCanada)提出了Keystone XL计划,准备增建一条从阿尔伯塔通往墨西哥湾的管道。然而,由于奥巴马政府持反对立场,Keystone XL计划命运多舛,多次遭到否决。2017年,随着特朗普政府重启能源战略,这一计划才获得美国联邦及沿途各州批准。如果计划得到实施,加拿大每天将增加83万桶原油的出口量。



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影响

页岩气指的是储集于页岩内有机质或粘土颗粒表面的非常规天然气。20世纪80年代,美国开始鼓励页岩气开发,并且取得技术突破。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通过QE1、QE2和QE3印发的海量美元,大量进入能源勘探领域,刺激了页岩开发技术升级改造。随着水力压裂、水平钻井技术普及,美国页岩油和页岩气产量激增,不仅能够自用,还可以对外出口。

美国页岩气革命给加拿大能源产业带来了深刻影响。2005年,加拿大平均每天向美国净出口90亿立方英尺左右天然气,2007年以后,加拿大对美天然气净出口不断减少,2008年降至每天85亿立方英尺,2012年降至每天54亿立方英尺,最近几年,净出口更是降至每天50亿立方英尺以下。短短十多年,加拿大对美天然气出口数量减少了近50%。而且,据美国能源署预测,加拿大对美天然气净出口量还会继续减少。

宋守根先生指出,由于高度依赖美国市场,加拿大西部原油(WCS)价格始终低于美国西得克萨斯中基油(WTI)价格。夏天,美国用电量高、油气需求旺盛,一般每桶低5-10美元;到了冬天,美国用电量小、需求缩减,则每桶低10—15美元。这种单一的销售渠道,令加拿大油气生产商损失惨重。将来,随着美国能源趋向自足,继续减少进口油气,加拿大油气生产商将更加被动。只有提前寻找新的出路,才能避免陷入困境。

销售渠道单一不仅令生产商损失惨重,加拿大居民生活也颇受影响。长期以来,加拿大境内炼油厂有限,油气多输往美国。卑诗、安大略、魁北克等省份主要就是从美国进口汽油。如此一来,这些省份的汽油价格,完全掌握在美国供应商手中。只要美国炼油厂出现意外,卑诗、安大略、魁北克各省的汽油价格就会上涨。



加拿大“新国家油气战略”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加拿大油气80%输往美国,是世界上油气出口市场最单一的国家。这种出口格局不仅令油气生产商非常被动,而且也常常使卑诗、安大略、魁北克等地汽油价格高于美国。因为,加拿大自身炼油厂有限,将原油卖给美国后,只能再从美国进口汽油。结果,加拿大不少地方的汽油价格,完全掌控在美国供应商手中,无法享受油气大国的红利

目前,加拿大联邦及各省充分体会到了出口市场单一的弊端,也认识到亚太地区是未来油气需求的主力。如果能将加拿大油气与亚太市场连接起来,既可满足加拿大出口多元化需求,又可解决亚太市场的油气短缺问题,乃是互为利好之事。因此,加拿大正在改变传统的自我定位,不再做单一的美国能源供应商,而是力求做全球能源主要供应商,形成太平洋流域一种新的定价体系。

加拿大油气沙龙现场

根据相关数据,自2013年以来,中国每年消耗原油5亿吨以上,其中60%左右需要进口。最近几年,由于经济略微下行,原油需求增幅减缓,但是需求量增加的趋势不会改变。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预测说,到2030年左右,中国原油需求才会达到峰值。

至于天然气需求,近期内增长趋势更为明显。随着“煤改气”战略的实施,中国亟需大量天然气弥补缺口。在冬季取暖季节,如何保障天然气供应稳定,已经成为华北各级政府的核心任务之一。因此,从理论上说,加拿大油气产业如果能够与上海石油交易中心对接,将是一件改变全球能源格局的大事。

向亚洲输送油气的阻碍和设想

加拿大油气主要产自阿尔伯塔、萨斯喀彻温以及卑诗内陆。连接加拿大与亚洲能源市场的理想途径,是通过管道输送至西海岸港口,然而再装上油轮,向亚洲配送。但是,加拿大现有的油气管道皆面向美国,必须另外增减。早在五、六年前,安桥公司(Enbridge Inc.)就看到这一商机,提出了“北方门户”管道建设计划,准备向中国、日本、韩国及其他国家输送LNG与合成原油。

但是,“北方门户”计划路径无数个原住民部落,一一获得他们的同意,难度极大;加拿大环保组织出于环保考虑,也极力反对增建管道、扩大油气生产。他们经常携手抗议管线建设和LNG计划的实施。

宋守根先生指出,目前来看,通过扩建管道增加油气输送暂时无望,只能采用别的办法。他提出了一种公海铁联运的输送方式,即在没有油气管道的前提下,先用公路或铁路,将油气运送至西海岸码头,然后再装入油轮送往亚洲。现在,中国的公铁海联运技术和装备已经非常成熟,完全不成问题。宋先生表示:“在管线无法建设的情况下,中国的技术方案和装备,可能是解决加拿大天然气问题的一剂良药!”

加拿大油气沙龙现场

有人可能会提出疑问:万一将来管线建成,费心费力打造的公海铁联运岂不是会打水漂?宋先生回答说,他曾经仔细地考虑过,管线运输和公海铁联运各有优劣。管道运输直接成本低,但是每个交接环节都存在一定损耗;公海铁联运直接成本高,但是每个交接环节损耗率非常低。因此,这两种运输方式的总体成本相差不多。即使管线建成,公海铁联运也应该是一种可行的补充。



跨洋运输中的稠油固化技术

现在,最常见的远洋天然气运输方式,是先将气体液化成为LNG,然后进行船运。LNG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无需多讲。确定了公铁海联运线路,只需要在天然气田附近建设LNG工厂即可。加拿大油气出口亚太的最大难题,是从油砂中提炼出来的稠油运输问题。

一般来说,中东、俄罗斯原油直接通过管线即可运输。但是,加拿大原油与众不同。阿尔伯塔的原油,大部分是从油砂中开采的稠油,粘度非常高,需要掺兑一定量的轻质油或凝析油才可油管运输,但目前管线运力十分有限。

因此,要想打通加拿大与亚洲的能源通道,一个核心问题是如何将稠油固化,将其转化为便于运输且不会污染海洋的固体。加拿大联邦政府明确要求,海运原油必须确保安全,万一出现泄漏,原油必须能够漂在水面,易于打捞。

为解决稠油固化难题,加拿大相关研究机构提出了CanaPux、pellets、 C-cans和slabs四种代表性方案。宋守根先生介绍说,CanaPux和pellets两种技术最为先进,可行性最大。CanaPux技术由加拿大CN铁路开发,预计2018年9月底完成中试;Pellets技术由卡尔加里大学开发,预计2018年11月底完成中试。前者试图借助一种特殊的塑料外壳达到固化目的,后者则试图借助高温烘烤,达到外壳固化、内里依旧的目的。



加拿大油气投资政策环境

加拿大作为欧美国家,制度、环境与中国迥然不同。投资者只有准确把握加拿大制度和环境,才能避免马失前蹄。宋守根先生介绍说,加拿大油气投资的政策环境,总体上是良好的,比如政治公平、社会稳定,适宜油气等大宗商品行业投资;市场经济发展成熟,鼓励私人或私人机构持有油气田,或从事油气工业上、中下游业务;税务政策合理、阳光透明;企业和个人油气资产拥有科学而又严格的界定,可以从根本上获得保护;油气储量巨大,技术先进;电力资源充足,可以有效降低生产成本。

加拿大油气沙龙现场

当然,任何国家都有特殊国情,都存在不足之处。具体到加拿大,最大的国情是原住民部落和环保组织影响力都比较大。2014年,最高法院判定,凡涉及原住民传统土地的开发计划,必须征得原住民同意。原住民和环保组织从不同立场出发,都对能源开发抱有极高的警惕。

加拿大酝酿多年的管线建设计划,就是因为迟迟得不到原住民部落和环保组织认可,而迟迟无法启动。此外,人力成本相对较高、偏远地区配套设施不完备,也是制约加拿大油气产业的难题。



天然气投资机会、风险与对策


加拿大常规天然气储量不算突出,但是页岩气储量巨大。北美有Montney、Marcellus、Haynesville、Utica和Eagle Ford等页岩气储集带,其中位于加拿大境内的Montney,以449万亿立方英尺位居第一,属于世界级巨型气田,可供加拿大使用145年。如果能够将此气田与亚太市场对接,加拿大天然气产业将会迎来发展的春天。

Montney区域位于洛基山前深盆区的逆冲断层带,储层分布面积13万平方公里,横跨阿尔伯塔和卑诗两省,其中卑诗省境内储层厚度一般在200-300米左右。加拿大毗邻美国,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技术完全同步,共同代表着世界先进水平。目前,Montney已经借鉴美国Eagle Ford盆地成功经验,开展多层次W型同步压裂先导试验。就技术层面来说,Montney开发不存在困难,困难主要在于如何将资源销售出去。

在天然气运输管线暂时无法建成的条件下,可以选择在气田附近建LNG厂,然后利用公铁海联运连接亚太市场。从阿尔伯塔和卑诗省东部到西海岸的铁路运力充足,北部到西海岸的运力甚至还过剩。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将天然气从铁路站点运送至港口,以及如何从港口再运至亚太市场。加拿大天然气产业的风险在这里,投资机会也在这里。

宋守根先生建议说,投资者如果对此感兴趣,需要注意以下问题:一定要根据各自优势,与中国部分地区或城市签署长期供气协议,如果没有长期协议,投资风险比较大;充分了解卑诗和阿尔伯塔省LNG建厂和运输政策、审批时间周期和步骤等;在拥有市场的前提下,掌握油气资源是长期获利的基础,因此,选择恰当时机,以低价或超低价收购具有重大潜力的天然气土地矿权或气田资产至关重要;天然气开发和运输工程浩大,很难凭借一己之力完成,所以可以借鉴俄国亚马尔项目,进行联合开发和运输。

如果投资规模较小,则可以考虑附带的子项目,比如气田开发设备、装备交易等。巧妙借助中加油气技术装备市场的不平衡,从事气井钢管、压裂砂、井口装置交易,同样能获得盈利机会。



原油投资机会、风险与对策


加拿大原油生产主要集中在阿尔伯塔省,而且以油砂出产的稠油为主。所以要想对接亚太市场,加拿大必须将稠油进行技术处理,便于装卸并且避免泄露后污染海水。目前,加拿大已经有两项固化技术将在年内完成中试,一项是塑料外壳固化,另一项是烘烤固化。等到技术成熟后,理论上就可以通过公铁海联运模式,轻松将稠油运往亚太。

如果想投资以上重油产业,宋守根先生提醒说,需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适时掌控油砂资源和物流,特别是掌控优质的油砂重油资产;当下油砂重油生产商大多不盈利或微盈利,主要问题是重油生产成本高,而销售价格又偏低,因此是否能够降低生产成本至关重要;随着开采工艺改进,重油生产成本不断下降,若是打通了亚太市场,重油价格会就会恢复到合理水平。

加拿大油气论坛互动环节

除了生产重油,加拿大也出生轻质油,而且销路旺盛。轻质油既可以被用于提炼汽油、柴油和化工原料,又可以作为勾兑稠油的稀释剂,自然销路紧俏、价格偏高。当前,美国WTI油价为每桶61美元左右,而加拿大轻质原油销售价格为每桶80多加元,利润可达每桶50多加元。因此,加拿大轻质油并没有受到太多美加之间油价差的负面影响。

在加拿大西部盆地中深层古生界中,仍有丰富的轻质油资源有待发现和开采,而且还具备发现多个亿桶级别以上规模整装性轻质油油田的潜力。不过,油气勘探开发不同于其他,前期投入非常巨大,失败率较高。宋守根先生提醒,只有跳出传统的勘探经验,找到全新的油田勘探思路,并辅之以核心技术支撑,形成卓有成效的一体化解决方案,才能提高勘探成功率。

总体看来,加拿大要实现能源出口转型,实现多元化销售格局,还面临很大挑战。无论公海铁联运线路,还是稠油固化技术,尚在论证和研究阶段。但是对接亚太市场乃是加拿大油气产业,甚至全球能源产业的一个重大转向,将来一旦具备了可操作性,就会蕴含着巨大商机。宋守根先生表示,在中加能源对接的大潮中,天然气、重油和轻质油投资都可以考虑,但是要想获得成功,关键还是找准适合自己的切入点。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