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横山油管工程大限来临,两省较量,究竟谁更胜一筹?

2018-5-28 14:5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8年5月25日 第156期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编者按:对于举世瞩目的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2018年5月31日是一个牵肠挂肚的日子,被康德摩根公司定为最后期限,卑诗省与阿尔伯塔省这两个新民主党省长将做最后的摊牌与较量。如果在此前联邦政府、阿省和卑诗不能达成统一意见,公司将“跑路”退出。本期《高度》专题特聚焦这一棘手难题,予以深度分析。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特约撰稿人萧元恺撰写】许多能源分析师认为2018年是石油巨头转运的一年,而以能源为重的加拿大,却屋漏偏遭连阴雨,卑诗NDP政府宁可放弃这份红利,也要维持政治正确的清誉。至此这个争议巨大的项目最后能否实施,存在极大变量,有专业人士预测,不排除胎死腹中。由于种种龃龉,严重拖累了整体经济运作,省民的不满情绪持续上升,国家能力与省际合作都受到严峻考验。

卑诗以能源经济立省,能源经济的进退好坏,对卑诗发展影响至深。贺谨率团出访亚洲,主要内容就包括能源经济合作。无论秉持什么意识形态,都绕不开这个事情。一如卑诗商会会长利特温所言,时下已经不只是个别省份的油管问题,而是关乎到加拿大全国的信心。

卑诗“叛军”赴阿省输诚

就在横山输油管工程(Trans Mountain Pipeline)“5月31日”最后期限逼近之际,一支力挺该工程的百人队伍从温哥华机场开拔,直抵阿省议会大楼,与阿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亲密互动。有媒体戏称这是一次卑诗的“叛军之旅”,但此行并非由反对党所组织,而是由大温贸易局挂帅,代表本省经贸界主流倾向。大温贸易局主席布莱克(Iain Black)表态,此行为表达对油管项目和省际贸易利益的支持,希望看到自然资源领域继续以负责任的方式蓬勃发展。

温哥华挺油管项目百人团前去阿省

大温贸易局主席布莱克(中)带队的百人团于阿省省长诺特利亲密互动

必须指出,代表团并非都是商人,还有劳工和原住民等多界别代表,包括很早就与康德摩根公司(Kinder Morgan)签约的原住民部落酋长马修(Keith Matthew)。

在埃德蒙顿举办的午餐会上,喝着卑诗红酒,吃着阿省牛排,被誉为“最佳组合”。在主题发言中,诺特利高度赞扬卑诗代表团此行是为加拿大发声的义举,强调加拿大作为“三洋国家”的整体性,连续三遍重复两省应该“站在一起”,没有理由和本钱开撕,获得全场起立鼓掌。

诺特利表示输油管项目惠及卑诗和阿省乃至加拿大,应积极推动

不过有些遗憾地是,就在卑诗代表团飞往阿省的路上,阿省议会通过了《12号法案》,授予政府限制石油和天然气出口,随时准备对卑诗省“禁油”。卑诗司法厅长尹大卫(David Eby)称此法案“违宪”,却未提卑诗省府对法院油管裁决的漠视。

油管扩建应运而生

菲沙研究所发表输油管效益研究报告指出,本国缺乏⾜够输油管,导致本国⽣产原油价格持续下跌。本国原油产量持续上升,但新输油管计划因环境、条例及政治因素⼀再延误,致使出⼝受到限制,本国原油过份倚赖美国市场,加⻄重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等价格⾃2009年以来⼀直下跌。预计业界将损失158亿加元,约占国⺠⽣产总值0.7%。菲沙研究所天然资源中⼼⾼级总监格林(Kenneth Green)认为,联邦及省政府必须合作加速落实新的油管项⽬,尽快把本国原油输出海外,⽅可解决困难。

石油巨擘康德摩根与安桥(Enbridge)声称,兴建两条新输油管能为卑诗创造数千职位,带来数十亿元进账。当时联邦政府和卑诗自由党省府都认为,改革审批程序,审批过程依据科学、事实、证据和公众利益。

横山输油管扩建造价68亿元,全长1150公里

结果联邦政府否决了北方门户输油管计划,保留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此前计划横山输油管扩建造价68亿元,全长1,150公里。新输油管道将与原输油管道几乎平行,总管道起始点在埃德蒙顿,经过贾斯伯,跨过卑诗省,终点是西桥(Westbridge)公司位于本拿比的储油终端;经过兰里、素里、高贵林、温哥华及本拿比等城市。建成后,每天从阿省油砂矿运往国际市场的原油增加近一百万桶,每天运送60万桶原油出口海外。

经过审核,这项计划获得加拿大环境评估局(Canadian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Agency)和国家能源局(National Energy Board)有条件批准。

压力加大设最后期限

对于输油管扩建工程,来自环保人士的批评声音最大,认为管道贯穿卑诗,从温哥华入海,影响当地生态环境。大温处在地震带上,地质状况不稳定,轻微地震也可能导致输油管损坏破裂。一旦发生油气泄露,整个大温将被有毒气体笼罩,持续70-100年才能散尽。如此大规模管道建设,加剧本就不稳定的地质状况,增加不确定风险。近年卑诗已发生多次小型地震,有明显震感。

大温连续出现示威,认为要保持民众基本生存条件,一旦输油管扩建计划被敲定,这项“家底下富得冒油”的工程令人恐慌,油管沿线地产市场也受重击。一旦泄漏,温哥华沿岸10公里的海湾将受污染,破坏斯坦利公园、大部分海堤、海滩及海滨地区。输油管从Salish 海延伸到Burrard入海口,而Burrard Inlet是温哥华经济命脉,该海域航行、钓鱼等所有活动都对本市经济非常重要。

该项目引起广泛争议,被认为将对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正是在上述观念支配下,环保人士无视法庭禁制令,在本拿比的康德摩根公司设施外驻扎抗议。抗议活动至今,已有200人被捕,包括联邦绿党党领梅伊(Elizabeth May)和联邦NDP国会议员肯尼迪(Kennedy Stewart)。此前法庭曾批准康德摩根公司申请发出法庭禁制令,规定⽰威者不得进入本拿比山输油管⼯地5米范围内。法官告知法庭禁制令有权威性,违反者须承担后果。

参加抗议的联邦绿党党领梅伊(Elizabeth May)被警察带走

有抗议者还聚集在温市道明银行(TD Bank)门前,要求该银行撤资横山油管扩展工程,提出保护原住民主权和保护鲸鱼等。道明银行对上述项目已投资7亿3100万元。示威组织者戴维斯(Thomas Davies)称道明银行对外宣传环保政策,却投资破坏环境的工程,言行不一,希望更多客户向道明施压。

4月9日,加拿大康德摩根总裁安德逊宣布暂停横山输油管扩建所有项目

正是在种种压力下,4月9日,加拿大康德摩根总裁安德逊(Ian Anderson)宣布暂停横山输油管扩建所有项目,停止相关费用,主因就是来自卑诗省府的阻力和市民的连续抗议。卑诗省长贺谨对油管扩建计划暂停表示欢迎,而环保组织更希望这是“油管末日的起点”。

支持油管项目的人数也不在少数,同样是不能忽略的声音

NDP阵营大分裂

要说卑诗与阿省都是NDP执政,意识形态上应结成左翼联盟,然而在现实利益面前,NDP非但不是铁板一块,而且不堪一击。为了油管两个邻省反目成仇,开打贸易战。

诺特利称“不惜一切都要兴建油管”,假如康德摩根退出,阿省不排除成为投资者,而康德摩根对阿省省府有意投资持开放态度。

阿省省长诺特利称“不惜一切都要兴建油管”,而卑诗省长贺瑾不惜与之对付公堂,也要叫停该项目。联邦尽管已批准实施该计划,但总理特鲁多还是需要左右调停。

诺特利展开一系列政治攻势,会见联邦财长,讨论如何确保横山输油管能够建成。矢言截断运往卑诗的原油,参照上世纪80年代阿省省长拉菲尔(Peter Lougheed)的做法,尽一切办法保障本省能源利益。当年阿省曾一度截断安省15%石油供应,迫使联邦政府和阿省重谈国家能源项目(National Energy Program)。

能源评论员布莱尔(Blair King)引用联邦自然资源部(Natural Resources Canada)数据,指位于埃德蒙顿的炼油厂占温哥华汽油及副产品市场5至6成,阿省若做出经济报复,会令卑诗省特别是大温的汽油价一再飙升。现时炼油厂减少供应20%至25%,已令油价升至每升1.6元;如果再削减6成原油供应量,油价或飙升至每升2元至3元。现时卑诗省油价北美最贵,以卑诗地理限制,找候补供应极难。

作为加拿大NDP创始人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的共同信徒与追随者,两省的同党战友却进行了长时间博弈,卑诗省先宣布限制阿省到西海岸的沥青运输,阿省宣布抵制卑诗红酒。在阿省出售的本国葡萄酒95%来自卑诗,抵制卑诗红酒无异于掐断一根生命线。随后卑诗抵制阿省牛肉,诺特利则威胁对卑诗采取进一步的制裁和报复措施。诺特利之所以充当“狠角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否则乖乖让出执政党位子。即使发狠话,还被阿省联合保守党抨击“太软”。卑诗省府的回复是,尽管阿省威胁切断石油供应,我们还是坚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端。

三级政府叮当马头

2016年11月29日下午,联邦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批准康德摩根公司提出的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他表示新计划可以将阿省输往本拿比的油量增加三倍。2017年12月,国家能源局(National Energy Board)裁定在扩建油管上联邦有权,康德摩根公司在工程进行期间毋须遵守地区政府附例,该工程涉及的司法权凌驾地方附例。卑诗NDP省府随后上诉,指国家能源局界定的联邦管辖权过于广泛,做法错误。

自康德摩根发出截止到2018年5月31日的最后通牒后,事件急剧升温,在全国引发政治风暴。油管工程骤断导致连锁困局,联邦政府内阁召开紧急会议,透露联邦研究所有可行办法,直接投资油管也是选项。中断外访特鲁多返程处理危机,与贺谨和诺特利三方长谈,解释联邦政府为全国利益设想的立场。

康德摩根公司的上述决定,对特鲁多是个打击,等于把自由党联邦政府强推到危机面前,逼着特鲁多拿出解决办法。对于油管扩建计划,他坚称就算民众抗议及卑诗省府诉诸法庭,也必须建造,同时保护环境发展经济。

在温哥华,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Jim Carr)重申了特鲁多的原则立场,认为经过广泛咨询,横山油管扩建工程符合公众利益,有利于转化为清洁能源。利用加国资源开发全球市场,完善此类设施使加拿大受惠,然后通过预算投资于清洁能源,正是联邦政府为横山油管扩建放行的初衷。

卑诗多家研究机构称,横山输油管项目将造成大量的失业人口,得不偿失

特鲁多与卑诗省长贺谨(John Horgan)单独讨论过输油管道项目,强调了联邦政府在该项目上的权责。而贺谨表示,联邦政府没有考虑卑诗省的利益和人们要面对的风险,卑诗要发展经济,但更要保护环境。卑诗省环境及气候变迁策略厅长贺佐治(George Heyman)强调,阿省的报复行动不合法,如果成真,将诉诸法律。而阿省省长诺特利就此说:“政府应毫不犹豫地做该做的事情,这不只为阿省省民,也为加国国民,这也正是油管扩建工程的初衷。”

由于卑诗NDP政府上台执政全靠本省绿党支持,而绿党党领韦弗(Andrew Weaver)反对输油管道项目,该党靠环保安身立命,所以在对抗的路上贺谨似乎退无可退,如果还不想马上下野的话。

作为反对党,卑诗自由党对输油管扩建工程持拥护态度,其党领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认为付出代价的是省民。要处理好环保与油管关系,不能因噎废食,要有可持续发展战略。

温哥华市府曾提出,关注项目漏油应急能力及相关开支。由于温哥华与本拿比目前都是左翼政党执政,又是当事方,故在输油管扩建问题上均持反对态度。就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联邦上诉庭(Federal Appeal Court)驳回卑诗NDP政府的上诉。而本拿比市长柯瑞根(Derek Corrigan)表示继续投诉到联邦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向已被联邦上诉庭首肯的国家能源局的决定发起挑战。诺特利称联邦上诉庭的裁决有利于市场竞争力、国家气候计划及全国经济发展,埃德蒙顿商会会长丽奥比尔(Janet Riopel)认为在建设油管上绝不接受不必要和不合时宜的拖延,而贺佐治对其裁决感到非常失望。

需从根子上化解问题

康德摩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肯安(Steve Kean)表示,尽管他们在迄今为止的所有法律挑战中都取得了成功,但一个公司不能解决政府间分歧。他们有义务保护公司利益,而不是让公司及股东冒着损失数十亿元的风险。公司已冒了太多风险,等了太长时间,不能继续拿投资者的金钱冒风险,希望得到明确的政治讯息,联邦政府需要介入,只要康德摩根得到保证,油管可以建成。下一步咨询股东意见,与各方商讨,期望在5月31日前达成最后协议,容许工程上马。

就在卑诗NDP组成少数政府一周年时,民调显示省长贺谨的支持度最高,为47%,但53%省民不满其处理油管问题的做法。有民调显示,大部分加人包括大部分卑诗省民支持跨山油管扩建计划继续进行,反映出大部分省民不满贺谨政府处理该问题的手法。不同地区民众意见不一,温市53%认同政府手法,温市以外其他大温民众,有55%不满;大温及温岛以外其他省民,更有65%不支持政府做法。

横山输油管项目若建成,每天从阿省油砂矿运往国际市场的原油增加近一百万桶,每天运送60万桶原油出口海外。

于是出现矛盾,正如民调机构行政总监卡尔(Shachi Kurl)所说,在政府处理重要议题上,民众不一定相当同意,但部分最具争议的政策应有明显支持。而能源无论对加国还是卑诗,都是重中之重,而省民对执政党处理能源问题的做法越来越失去耐性,这该是强烈的政治信号。

另有争议的是,虽然卑诗NDP省府反对横⼭输油管扩建,但省府公共雇员、教师和卑诗⽔电公司(BC Hydro)员⼯的退休基⾦却持有康德摩根股票,由卑诗投资管理公司(B.C. Investment Corporation)管理。该公营机构持有112万股康德摩根公司股票,最近更增持2.1万股,总值1,800万元。对此卑诗财政厅⻓詹嘉路(Carole James)称,卑诗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省府不会介入。而加拿⼤纳税⼈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的⻄姆斯(Kris Sims)指责省府做法虚伪,卑诗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举动恰好反映能源重要性,省府对输油管⼯程的反对立场与自身福利操作形成极大扭曲和反差,是在损害经济命脉,不符合省⺠利益,省NDP应诚实面对这个现实。

其实阿省也有自身困境,即碳税与油管的两难,直接牵扯到明年省选。一方面横⼭输油管⼯程必须获得联邦政府的强⼤⽀持,才有机会成功;另一方面阿省2/3省民反对碳税,而一旦撤销碳税,必将失去联邦政府的⽀持。

2009年5月,本拿比储油区泄漏,当地存放200立方米原油,漏油量约20万升。2013年6月12日,位于玛烈特(Merritt)附近的油管漏出燃油约4000升,被迫关闭油管

康德摩根公司的解释也有不尽人意之处,认为扩建输油管应以全国利益为优先考虑,或有激怒地方之嫌,激化矛盾。该公司输油管营建历史并非万无一失,事故记录有案可查。2007年7月,在本拿比的油管被挖断,原油喷出马路,高达12米,附近大批住户被疏散。当时泄露了23.4万升油,不少流入附近河流。2009年5月,本拿比储油区泄漏,当地存放200立方米原油,漏油量约20万升。2013年6月12日,位于玛烈特(Merritt)附近的油管漏出燃油,约4000升,被迫关闭油管,原因多是管道失于妥善安放。对此康德摩根公司应虚怀若谷,秉持科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对民众和社会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捋顺关系才能心服口服。

卑诗与阿省有热络的商品和服务往来,每年价值340亿元,可谓互利互惠,和则双赢,败则俱伤。卑诗代表团与阿省省长诺特利同戴印有“加拿大”字样的围巾,在阿省议会大楼同唱《O,Canada》国歌。卑诗商会会长利特温(Val Litwin)认为,尽管阿省出台了《12号法案》,但很可能只是一种施压策略,是对5月31日最后期限的忧虑,目的在于恢复股东对74亿元项目的信心。希望联邦政府发挥影响力,尽快解决两省争议。阿省贸易厅长毕罗斯(Deron Bilous)则表示,法案或带来短期痛苦,然而油管会带来共同的长期利益。

确实如上所言,扩建油管的重要性不只是为了创造就业和贸易,而是要向国际社会的投资者展示加拿大的诚信与能力,在尊重法治的基础上完成重大项目,而不是出尔反尔无法可依,任由空洞口号游移摇摆。即在加国宪法的联邦制原则下,单独省份无权制约联邦基础设施。卑诗、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等地的商会也都表示,要携手并进,世代交好永不言战。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说,渥太华联邦政府意在消解阿省与卑诗的冲突,通过利害关系让卑诗省为油管扩建工程放行。卑诗省有权征询省民意见,不过也应明白,一项大的能源工程不会每个人都认同,政府有责任根据国家利益做决定。联邦政府正在等待此项案例的细节,然后再决定采取下一个行动。因此有必要就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展开讨论,以避免此问题被民粹持续绑架。

诺特利与贺谨通电话时也曾表达,油管的决定不能受到极左或极右人士的把持,温和国民的声音不被接纳,加国联邦体制将遭到撕裂。实际上环保与经济发展并不冲突,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发展经济正是加拿大国策,正是在批准实施输油管道扩建项目的同时,联邦开始实行全国碳排放税计划和加强保护海洋计划,双管齐下并行不悖。

联邦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日前指联邦政府愿意给接手计划的投资者做出赔偿,以确保计划完成。他称政府需要确保法治得到尊重,保证投资者有所需的确定性完成计划,为此考虑包括财政及法律上的所有选择。而贺谨与卑诗环境厅长贺佐治都批评莫奈用公帑支持私人公司。莫奈的承诺是否能带来一线曙光,拭目以待。
Tab标签: 横山输油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