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加拿大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当跟班还是上谈判桌?也谈BC省选举制度改革

2018-11-2 16:1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风满山

乐活按语:有少数族群党团在侧,大党就会通过真正的权利让渡换取支持。
BC省选举制度改革公投正在进行,有人问我怎么看。我说简单多数制就是华人给主流政客和政党当跟班;比例代表制就是你既可以继续给大党当跟班,也可以弄一帮人,搞好了就上了谈判桌,与大党们平起平坐。就像周星驰的电影里,牛X的势力尽可以去占据整个城市,但“猪笼寨”的事,你也得来问问下九流们答应不答应。

没曾想,对于华人而言,这么简单的道理,却有人站出来,为简单多数制辩护,但口气再大,也只是露出了跟班的底色,让人们看到了“高级华人”的思维是多么根深蒂固。

一篇名为《比例代表制绝对不利于华人参政》(以下简称“批文”)近日在华人圈里流传。文章是批评丁果先生的《大党真的靠谱吗》一文(以下简称“丁文”)。丁果先生的文章,当然是历数了简单多数制大党对华人予取予求,及对华人跟班角色限定的种种,同时也力陈比例代表制对华人可能直接上到谈判桌的好处等等。

细看这篇文章,表面上看是对丁果先生的要点进行一一批判。但细看之下,却是在用更混乱的逻辑在骂别人“逻辑混乱”。怪不得丁果先生不予置评。想来丁果先生这一类文人,大多清高,遇到这种讲混话打乱场为批而批的事情,一般都奉行的是“资中筠原则”——网上流传的一则传闻说,有人四处追着批评资中筠,但资老不理他。一次终于拦住资老,说资老“瞧不起人”。没想到资老欣然接受,并且告诉他:“我真的瞧不起你,所以不争论。”这个传闻是否属实尚待考证,但这句话所反映的知识分子态度却历历在目,十分传神。

但世间很多事,往往以讹传讹。不争论不代表清者真能自清,所以正如崔永元所说的,有些人“看中知识分子好面子的软肋耍尽阴毒”,他让“大家尽可能文明优雅的围观”,但爆粗口的事,“我来”。所以风满山也要在此插一杠,虽然不用粗口,虽然我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与丁果先生不一致。批文这样破绽百出的文章虽然也不值一驳,但流传坊间,却实在让人如梗在喉,好像我华界无人,弄这么一篇文理不通的东西来说事。所以在下特别就该文开头一句写几句,余下的再说正事。

批文开篇第一句话就发出了诛心之论:“近来某著名政论家因为与前卑斯自由党政府的个人恩怨,为了力保新民主党与绿党的政治联盟能够长期执政而大力鼓吹比例代表制。”言之凿凿地,以知情人的方式,试图把一桩公共讨论,引向可以诛心的“个人恩怨”方向,颇有点皇家知情人的意味。但看惯历史剧的我们都知道,能晓得宫庭秘事的,不是皇亲,就是太监。批文作者,善写中文,显然不是自由党政府的“皇亲”,这第一句话就暴露出他自己的身份了。

绕来绕去,把自己的身份都给公开了,批文作者的文字逻辑是否严密,也就不用多说了。

“某著名政论家”当然指的是丁果。但这里有个疑问,批文的作者显然对丁果先生不满,不是说人家“不懂历史”(丁果好像在上海学的就是历史专业),就是说人家“不学无术”(丁果先生留学日加前后十余年吧,就算不学习,只是应付考试,读的书也必不在少),想必没有交集,那么丁果先生与“前卑斯自由党政府的个人恩怨”,如果有这种“个人恩怨”的话,显然不是丁果先生对他说的,告诉批文作者这种宫庭秘事的,显然只能来自“前卑斯自由党政府”。这样就有问题了,事涉政府体面的事,还希望“前卑斯自由党政府”出面说个明白,一个政府与个人发生的这种“个人恩怨”到底是什么?

政府和党当然都是抽象的概念,能告诉批文作者这段“个人恩怨”的必是具体的人,那么,也请“前卑斯自由党政府”能够澄清一下,到底是什么人,把这宫庭秘事告诉媒体的,抑或,这个署名为“一诺”的人,干脆就是“前卑斯自由党政府”内部的人?否则他是怎么知道的,并且如此肯定地告诉外界。

另外,可以给这个丁果与“前卑斯自由党政府”的“个人恩怨”做个脚注的,是卑斯自由党党领选举中,以笔者的观感,丁果先生好像一直力挺李耀华,希望卑斯自由党能出个“华人党领”,开辟华人从政的新篇章。那么,这个恩怨中的“个人”成分,就非常诡异,真的非常“个人”化。被批文作者一句话引出的这些逻辑背后的真相,还真的不能一笔带过,有必要请卑斯自由党出面澄清一下。如果真属于丁果先生因“个人恩怨”而“挟私”,用公义而“报复”,那我们一定将他批倒打臭;但事实如果相反,是贵党或贵党中的某人想以“个人恩怨”抹黑丁果,甚至发诛心之论欺骗华社,则我们也一样要把这样的政党批倒批臭,批到它要自我革新,成就新生为止——上次省选,与其说是新民主党打败了卑斯自由党,不如说是卑斯自由党败于自身的傲慢;抑或贵党内部不愿出个“华人党领”,又不好当众说出,而将丁果支持李耀华的行为,视之为“个人恩怨”,则贵党的胸怀,的确有问题——提醒卑斯自由党党领韦勤信先生,阁下至少是这种“个人恩怨”的直接受益者,但我们愿意怀着12分的诚意相信,你不是那个始作俑者,如果有这种恩怨的话;当然如果这篇文章根本与贵党没有关系,也请出面澄清,“个人恩怨”云云纯属该媒体和作者个人主观臆想,则另当别论。但无论如何,都需要卑斯自由党正式出面,说个明白。

但这里同时也透出一个信息,倒是该文作者所不愿的——他千方百计地骂丁果先生,但实际上混乱的逻辑却夸了对方。丁果先生居然真的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政府,虽属“个人恩怨”,倒说明丁先生算得一条汉子。一个汉子独自对抗政府,一个你想逃点税都会被罚得底儿掉的政府,如果真的只是“个人恩怨”,政府有理有据,那想必打手跟班们早就把丁先生批得粉身碎骨了。但丁先生至今无恙,说明这种“恩怨”,可能不仅仅是“个人”成分吧。

该文作者开篇就把“前卑斯自由党政府”扯进来,说的又是有利于“前卑斯自由党政府”以及未来“卑斯自由党政府”的事,所以“卑斯自由党”很有必要出面澄清一下。你们不出面澄清,那就是把华人当傻子了,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发诛心之论,太不严肃,太不把人当回事儿了。也就反而印证了丁先生对“大党”向来对华人“予取予求”的批评了。

至于拿日本选举制度攻击丁果,又是作者在班门弄斧了。搜索一下就知道,丁果在日本留学多年,主攻的是中日关系、国际战略,对日本政体算得上是了如指掌,是人家的吃饭营生,单说在北美的中国学者,此领域内他应当都排在前列。丁果说“比例代表制”在日本施行得很好,那基本上就是正确的,否则日本人早就把它推翻了。我看不出作者拿日本来批丁果的逻辑在哪里。

总之,这篇文章的逻辑从一开始就混乱无比,为批而批,余下的不说也罢。下面直接说正事了。

那么,到底哪种制度对华人比较有利呢?

我基本同意丁果的观点。丁先生的文章我看过,条理清晰,但太过说理,这是知识分子的通病。其实可以说得更通俗一些:

就华人政治地位而言,传统的简单多数制,战后至今70年的历史已经说明,华人再怎么努力,只能当花瓶,也就是当大党的跟班。

而比例代表制,华人弄得好,可以直接上谈判桌,因为我只要那5%——10%的权利,对于政体而言,无害又有益。

更为关键的是,华人可以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主流政党的意识形态,直接展示自己的主张,这样更有利于主流社会对华人的全面了解,消解民粹主义的误解和偏见。

至于有人说,那个比例代表制看起来很麻烦的样子,很多人看不懂,还是简单多数制易懂好掌握。

我得说,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简单往往意味着粗暴,看着好掌握的事,往往掌握不到你手里。比例代表制之所以被弄得那么复杂。原因有二:

其一是这个制度本身就是为了更均衡地反映各社群族群的意见,出发点要求它必须复杂一些;

其二是BC新民主党政府的不真诚造成的。作为在野党时,新民主党当然希望通过改革来获得更多的议席,但一旦执政,屁股决定脑袋,它又不想搞了。但碍于绿党联盟在侧随时高举翻天印,它不得不搞,于是搞出个这么复杂的方案。反映出新民主党的真实想法,其实与BC自由党是一伙儿的。

有人说,简单多数制下,我们可以学习印裔,逐步挺入核心。我不否认有这种可能,但历史会相当漫长,有好多不可比的因素。

华人与印裔在西方的地位一开始就完全不同。华人是被侵略瓜分的,华人到北美也是从奴工开始,虽然在加拿大开国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些学者甚至说华人史是加拿大主流历史的一部分。但这个“原始股”,是我们自己认定的,人家一直没承认。而印裔由殖民开始,先是跟班,华人历史曾称其为三哥,排在老大西洋人,老二东洋人后面,共同奴役华人和其他民族。后来成为前台经理,再后成高管,现在“增资扩股”成为董事会成员。

华人想通过印裔这条路走,文化及社会组织形态上,也不具备人家那样的条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暂且不表。

有人说,简单多数制下,华人当跟班,也有几个华人从政。比例代表制下,有可能一个也没有。我说,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原因很简单,你要当花瓶我就带你,你展示真诉求要分权利,我就踢你。

但现实永远是一个博弈过程。有比例代表制少数社群可以组党的压力,比如有个华人党团,主流政党为了彰显他的代表性,也想要华人选票,它就必须选一个真正在华社有影响力的人,大党会不得不拿出真章和实在的权利让渡来吸引华人选票。

而华人党团也要推出真正的人才和能够为加拿大社会所接受的理念和政纲去争取更多的认同。这样一切都进入到良性运动当中。

也就是说,比例代表制更追求参政质量。温哥华这次市选,华人议员为零,结束了自1982年以来都有华人议员的历史,作为占人口27%的族裔,脸面无存,但外界也不意外,为什么?就因为你一直当花瓶,蹲着茅坑不拉屎,有你没你一个样,没你可能更好做事情。

另外,比例代表制可以增加大型企业、相关社群的社会组织的公关成本,比如同性恋组织、工会组织等,让这些企业和社会组织在展示自己的诉求进行游说时,更多地直接与少数社群对话,增加双方的了解与互信。

至于有人拿大麻党吓唬华人,则完全是看低了华社的分辨能力。大麻已经合法化,说明大麻党的相当一部分理念,早就成了大党的理念,大麻党已经渗透到主流大党的血液里面了,合法化让大麻党存在的基础一夜之间变成了主流基础。人家主流族群都不怕,我们怕什么。那些拿大麻党是极端势力来吓唬华人的省自由党议员们,有本事你们去主流媒体批评大麻合法化啊,别一问到具体问题又推给联邦,说那是联邦事务。现在怎么又不是联邦事务了,成了忽悠华人的理由了呢?

其实那个省新民主党政府,也着实做了大位就不知天下,若把BC自由党在华人社区用大麻党忽悠华人的言论,放到主流社会上去,想必也够BC自由党喝一壶的。若有看客认识他们的人,把这条建议免费提供给他们,看看两党恶斗,也是我等小民的快事一桩。
Tab标签: 比例代表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