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选举制度公投:李耀华的真诚与BC自由党的虚伪和自相矛盾

2018-11-7 15:3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风满山

乐活按语: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出现,我们以同样的方式看待他们。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近日看到BC省自由党议员李耀华先生反对省选举制度公投的消息,不禁莞尔——BC自由党终于在错误的事情上选对了一个人。因为统观自由党从党领到各个议员,只有李耀华先生是比例代表制的真正受害者。在年初举行的BC自由党党领选举中,李耀华正是因为党内采用比例代表制的计票方式才与党领之位擦骨而过,否则,最终的胜出者可能将是李耀华,从而改写华人从政史。

虚伪的背后:大党的内外有别

2018年BC自由党党领投票规则较复杂,其原因就是为了避免某些选区族群选票过于集中的问题。

选举在一个党员一票的基础上使用排名选票。每个选区有相同的权重,各占100分,根据候选人在每个选区的得票率乘以100分,然后汇总所有选区得分,就是每个候选人的总分,候选人必须达到全省总分的50%+1分才能获胜。

在此基础上,为了最终选出党领,采用了比例代表制中较为典型的可转移单票制,逐步淘汰。第一轮,所有选票都按第一选择计票;在第二轮计票中,上一轮获得分数最少的候选人会被取消资格,其选票按下一个(第二选择)选择重新计票。如此反复,直到某个人的得分超过半数为止。

从总的得票数上看,李耀华一直领先至第四轮。

上图为2018BC自由党党领选举中的得票数。至第四轮,李耀华(MICHAEL LEE)得票数还排在第一。若只按得票数,该轮被淘汰的将是最后获得党领的韦勤信。

但按比例代表制,最终胜出的韦勤信。

五轮计票图。最终在比例代表制下,韦勤信胜出。

自由党内部为了更平衡地考虑各方利益,在党领选举等的重大问题上,抛弃简单多数制,而采用更均衡、更能反映各方诉求的比例代表制,可见在用“极端势力”会抬头来吓唬我们的自由党内部,也认为后者能更好更科学地反映民意。

但如今,当民意的基础从党内扩大到全省省民时,他们却又坚持简单多数制。难道是他们认为,自由党内部的素质比较高,可以搞比例代表制,而全省省民素质参差不齐,才要搞简单多数制?这种自相矛盾背后的原因可能比较复杂,但至少说明了BC自由党在对待选举制度上内外有别的虚伪心态。

简单多数制与“议会沉默派”

其实究其根本原因,不外乎党内角逐,更看重公平,大家都是明白人,一切得玩得公平合理才能服众;而党外竞争,重点在于更好地获取权力,简单多数制有利于大党攫取公共权力,更有利于执政党党领的独断专行——前BC自由党后期的简慧芝政府就是很好的例子。她可以一夜之间不经议会和内阁会议突然出台实际上针对华人的民粹主义政策,还拉上前财政厅长麦德庄站台背书。结果,在她的一意孤行下,BC自由党越来越傲慢,越来越无视民意,好好一盘棋走坏了,被NDP一夜翻盘;还进而导致经验丰富的麦德庄在其后的党领选举中为此付出代价而落败。

之所以简慧芝能越走越偏,是因为反对党无法杯葛,执政党内没有制衡,而党内没有制衡力量,就是因为这个简单多数制给党领带来了至高权力。

现有的简单多数制,本质上就是“赢家通吃”,有时极不公平,比如2001年,BC自由党仅以57%的支持就赢得77席,占79个总席位中的97.5%;新民主党获21.6%的支持,拿了2席;绿党以12.4%的选票未赢得席位。结果可想而知,政党总是算计着只要 50%+1就可以掌握所有权力。党领很容易成为4年任期的独裁者,党领幕后的“师爷”和少数内阁官员构成真正的权力小核心,而执政党大多数议员只好惟党领马首是瞻,只能当鼓掌的“花瓶”。不听话的,只能当“后座议员”,很少有机会发出声音。

当年,简慧芝就是后座议员,时任省长及党领金宝尔因HST失去信任,简慧芝才得以夺得党领和省长宝座。简能胜出,自然离不开大多数议员的支持,而这大多数议员,都是因为简单多数制导致的权力过分集中而不敢怒不敢言的“议会沉默派”。连议员都要被迫沦为“沉默的大多数”而任由党领施为,政治人物与地方民意脱节到何种程度,可想而知。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若何?

BC自由党一些议员坚持简单多数制,反对此次公投的另一个理由,是他们认为这次公投不公平。他们说,新民主党政府一开始已经表明支持比例代表制,并交由律政厅长尹大伟负责制定公投条例和准则,也就是新民主党政府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所以非常不公平。

我非常认同BC自由党关于新民主党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批评,但结论却与之完全相反。道理很简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若何?”

是什么给了新民主党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权力?当然是简单多数制。

是什么让BC自由党面对这样的不公行为时,不能进行丝毫的反制而任由不公横行,是简单多数制。

再往回看16年,是什么让BC自由党只赢得超过50%的民意支持,就得到90%的权力,从而无视另外接近50%的民意?是简单多数制。

如果凭简单多数制,BC自由党再次上台后会自我反省嘛?不会!因为这个制度只有一个功能,让党领在四年内随心所欲,党的未来和省民的福祉,全赖于一个人的英明神武,或飞扬跋扈。

其本质,就是BC自由党只反对新民主党政府的不公,却无法防止自己上台后的不公。所以,只有抛弃简单多数制,才能真正防止执政党这种不公行为。何况,BC省自由党执政期间,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活儿少干了吗?

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击败拿破仑后说,“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出现,我们以同样的方式看待他们”。这句话用在反对选举制度改革的BC自由党身上,非常合适。

简单多数制下,任何执政党对公共权力的僭越,对于弱小族群,甚至是沉默大多数民意的漠视,都将是常态,概莫能外。

最后还是有必要总结一下,反对比例代表制的BC自由党,以及明面上要公投实际上不希望改变的省新民主党,他们坚持简单多数制,只是坚持了一种大党对权力的近水楼台而已;他们反对比例代表制,只是不想为了党的代表性而把部分权力真正让渡给其他社群罢了。

在这方面,说好听点儿,BC自由党和省新民主党不过是大哥和二弟,说难听一点儿,都是一丘之貉。
Tab标签: 公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