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全球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巴黎暴乱:一场让马克龙妥协的失控示威游行

2018-12-4 23:2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界面

乐活按语:法国总理菲利普将宣布停止提高燃油税。
一场持续时间不到一天的合法示威游行,演变成了暴乱,也终于让法国政府作出妥协。12月4日的最新消息称,法国总理菲利普将宣布停止提高燃油税。

尽管三天前发生在“浪漫”之都巴黎的暴力游行既没有直接导致死亡,也没有无辜路人被攻击,但那些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照片迅速传遍了世界,也对国家形象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正如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EHESS)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家热拉尔·诺瓦里埃尔(Gérard Noiriel)周一在《解放报》上的采访中所说,法国的市民抗争运动从中世纪开始就有了,由于人们生活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和的社会,对执法暴力的容忍度越来越低,因此警察始终在保持克制。与此相比,历史上对示威游行的镇压要血腥得多。“媒体和网络正在发挥集结作用,这是从未有过的,”诺瓦里埃尔说。

但必须承认的是,12月1日的破坏程度确实相当严重。为了反对马克龙政府增加燃油税的政策,以及发泄对马克龙政府诸多改革政策的不满,人们从11月17日开始通过社交网络自发组织了“黄背心”抗议运动,上周六的这场示威游行就被命名为“行动3”。

就在11月24日那个周六的游行已经发生暴力事件的情况下,马克龙仍以人民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观点为理由,批准了上周六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游行活动。结果,全法当天聚集了13.6万人参加示威游行,仅巴黎就有7.5万人。

从早上8点开始,执法部门就严阵以待,在香榭丽舍大街各个出口设置检查点,试图将示威游行的区域控制在香榭丽舍靠近凯旋门那一段。而爱丽舍宫、国民议会,以及附近的协和广场则层层设卡封闭起来,不让人群靠近。这个带有对抗和控制意味的场面显然惹恼了抗议的人群。暴力行为以凯旋门为中心点爆发,并通过社交媒体的传播,逐渐向巴黎市区其它地点扩散开去。“首都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示威抗议团体。”当天午后,巴黎市警察局发言人乔安娜·普利姆维尔(Johanna Primevert)在法国最大的新闻频道BFM TV上说。

最早的暴力对抗发生在香榭丽舍大街边缘的检查点上。9点之前,示威者们试图推倒凯旋门星型广场附近的一处路障,执法部门则以催泪瓦斯作为回应。暴力对抗开始发酵。内政部长属下国务秘书劳伦·努内(Laurent Nunez )表示,到中午时总计有“3000名暴徒”聚集在凯旋门星型广场。人群聚集在凯旋门下的无名烈士墓周围高唱法国国歌《马赛曲》。示威者们进而向共和国保安队和宪兵投掷石块等物品,装满绿色液体颜料的矿泉水瓶也成了他们的武器。

示威者们拉起了写有“反抗的高卢人”的横幅,来表示对马克龙改革的不满。自2017年5月14日就任总统以来,马克龙政府相继出台了劳动法、财政税收、教育、移民等多个领域的改革方案。近两个月以来,公立大学提高非欧盟学生注册费(近十倍增幅)和调涨燃油税让学生和底层人民走到了一起。示威者们在凯旋门的墙上喷涂“黄背心将会凯旋”的标语。暴徒们甚至冲进凯旋门内部,砸坏雕像,横扫纪念品商店。这个行为后来被媒体认为是对法国价值观的挑战。还在阿根廷参加G20会议的马克龙周日早上赶回巴黎后,很快带领一众政府官员去祭奠凯旋门下的无名烈士墓,以示对无名烈士和法国价值观的支持和尊重。

在凯旋门周围稍远一些的地方,全副武装的示威者们不断聚集,他们佩戴着滑雪面具、护目镜、帽兜、包头面罩、防毒面具等,在正对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另一侧的军团大道上,向宪兵的车辆投掷石块——这些石块是他们从军团大道的路面上挖出来的。军团大道上的商店几乎都关闭了,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奢侈品专卖店更是早早订购了一大批木渣板,将大门和橱窗钉死。后来在其它街区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些商家的做法相当明智。

中午时分,警察在凯旋门环岛设置了两道封锁线。并尝试着把示威者驱赶至周围的大街上。凯旋门所在的广场之所以称之为星型广场,是因为有12条大道以凯旋门为原点向四周辐射开去。而示威者们已经在这些大道上用隔离栏、木头等筑起了路障。

中午刚过,凯旋门附近的示威者还没有完全驱散,大批的示威者开始往凯旋门辐射出去的福熙大道、奥什大道、弗里德兰大道,以及与香榭丽舍大道交叉的乔治五世大道转移,并向香榭丽舍大街协和广场和杜乐丽花园方向进军。奥斯曼大道上的示威人群也逐渐聚集起来,示威者的援军们从蒙田大道和圣奥诺雷市郊街过来,向总统府爱丽舍宫聚集。

从协和广场另一头里沃利街过来的示威者也来到协和广场。暴徒们混杂在示威的人群中,路边的汽车开始被点着。当零星的暴徒出现在军团大街的示威队伍里,试图砸毁路边的共享电动滑板车时,尚有理智的示威者还上前劝阻。但当大规模焚烧汽车和打砸商店开始的时候,连警察都变得很为难。“这些暴徒周围围着其他示威者,我们被阻挡住了,很难进行我们的工作,”巴黎市警察局发言人普利姆维尔回忆说。

下午之后,局势完全失控。爱丽舍宫和名品一条街圣奥诺雷市郊街所在的第八区到处都是暴力事件。越来越多的汽车被点燃,商店被点燃、抢劫,银行网点的玻璃橱窗被暴徒砸碎。示威者们把街边的建筑材料拆卸下来堆在路中间点燃,许多街道上都能看见黑烟。杜乐丽花园的一扇大门被暴徒们推倒,门倒下来的时候砸伤了一位示威者,并且至今昏迷不醒。八区区长谴责这一幕简直就是“城市游击战”。因为担心聚集的示威人群冲击商场,老佛爷、巴黎春天等商场提前关门。在这种气氛下,很难分清想要表达不满的“真正黄背心”和暴徒之间的区别。

好在这场“城市游击战”仅限于示威群体和警察之间,暴徒们也没有袭击警察以外的人群。巴黎市民们仍然在示威游行区域以外忙着各自生活,也有爱凑热闹的民众进入示威游行核心区,只是免不了要被催泪瓦斯“摧残”一番。出于安全原因,警方封闭了示威核心区附近的所有地铁站,以至于周边几条地铁线超负荷运转,地铁站里到处都是查看地图,试图寻找替代路线的人。尽管地铁二号线岱纳站因为离凯旋门太近而宣告关闭,但与香榭丽舍大道和军团大道几乎平行的岱纳大道上仍然车水马龙。风很轻易地就把催泪瓦斯的味道吹到了岱纳大道上,气味虽然轻微,但仍然刺激眼睛和呼吸道。人们用围巾捂住口鼻急速行走,偶尔在通向凯旋门的叉路口停下,望一眼远处火光冲天,听发射催泪弹的“嘭嘭”巨响。

许多证据表明,暴徒们是有组织的在进行破坏活动。《解放报》的记者希尔凡·穆亚贺(Sylvain Mouillard)和特里斯坦·贝尔德路(Tristan Berteloot)在示威人群里认出了很多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右翼组织的标记。在凯旋门星型广场,极端民族主义组织“法国劳动”(L’œuvre française)的前主席伊万·贝内德特(Yvan Benedetti)出现在示威的人群中。在临近凯旋门的岱纳广场,店面和公共设施上出现了多个学生极右组织GUD的涂鸦。此外还包括一些传统天主教团体和保皇党组织的旗帜也出现在游行的队伍里。

下午,BFM TV的直播字幕打出了警方陈述:我们在街上遇到了多个全副武装的团伙,他们似乎在等着我们到来。该台的记者稍后在直播中指着面对夏佑宫的街道上几个断掉的金属隔离杆说:这些隔离栏杆明显是被专业金属切割工具切割下来后,用来对付警察的。

示威者和执法部门的“街道攻防战”直到夜深时才结束。根据BFM TV的统计,当天有146个橱窗被砸被烧,40个公共设备被损毁,37辆两轮车和59辆汽车被烧毁,11家商店遭到抢劫,包括香奈儿。《费加罗报》第二天发布的统计数据又增加了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巴黎这一天的损失估计高达数百万欧元。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当天巴黎有412人被捕,378人被拘留,其中包括33名未成年人。被拘留人数是11月24日时候的近四倍。这些人包括激进的“黄背心”示威者、职业暴徒等。巴黎警察局长德布奇说,示威游行已经变成了一场空前严重的暴力灾难,其中极右分子渴望和警察作战,这些人在燃烧路障和汽车方面明显受过训练。当警察发射催泪瓦斯时,他们甚至告诫周围的示威者不要惊慌失措,不要乱跑。极左分子则在人群中高喊反对资本主义的口号,并到处喷涂对抗警察的涂鸦。他们被拘留的人不多,因为他们很懂得如何躲避警察。德布奇对法新社记者说,许多激进的“黄背心”也全副武装地混在这些极端分子中间,帮忙修建路障阻止警察前进。这些激进者大多是30-40岁的男性,来自外省的各个阶层。

“巴黎大区赶来的年轻人也参与了暴乱,动机就是趁乱抢劫。”巴黎检察官雷米·海茨(Rémy Heitz)说,这些“小罪犯”出现在巴士底狱广场和香榭丽舍大街等地区,打劫商店、焚烧两轮车。

这些被捕的人在周一、周二受审,等待他们的是民事赔偿和三到七年不等的徒刑。

正是由于“黄背心”和暴徒无法真正区分。有不少示威者遭到警察误伤。“我们面对大约50多个共和国保安队队员,很平静地后退,但是他们用警棍打我儿子还踢我们的背,”47岁的弗雷德对《解放报》说。他是巴黎北部诺尔省的一名电焊工,带着17岁的儿子米克来巴黎参加游行示威。

来自巴黎周边瓦兹河谷省和伊夫林省的两位退休人员卡特琳娜和劳伦斯也饱尝了催泪瓦斯的滋味,“卡斯达内(法国内政部长)说要从香榭丽舍大街的入口进来。我们拿着身份证来了,结果迎接我们的是催泪瓦斯,我们又没有武器!”

这场混乱充斥着各种语言上的咒骂和宣泄。来自瓦兹省的“黄背心”们抱怨“阶层分化”,“在爱丽舍宫,送个信都能拿6000欧元一个月。”另一个示威者吼叫着,“富人们得到的太多了,连参议院亲属的葬礼都有政府掏钱!”

在历史学家诺瓦里埃尔看来,马克龙会引起那么大的愤怒,不是他鄙视下层阶级,而是因为他“阶级失明”。诺瓦里埃尔在《解放报》的采访中说,马克龙“直接从罗斯柴尔德银行进入财政部再进入爱丽舍宫,坚信这个国家的出路就是靠初创公司、靠管理和新技术。但他和许多‘共和前进!’党的代表们一样,没有政治家的经验,他和底层阶级的代沟越来越大。这就是人们的愤怒被燃油税这一个别事件引爆的原因。”

当弥漫在巴黎上空的黑烟散去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周日一大早,奥斯曼大道上的老佛爷旗舰店门前就排满了等待购物的人,似乎要补偿前一天没能买东西的遗憾,下午店里甚至还进行了圣诞节铜管乐表演。

接下来的一周里,政府要和“黄背心”运动的发起者们坐下来谈一谈,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会开会讨论这次暴力事件。但“黄背心”们的怒气并没有消散,他们正在社交网络上号召进行第四次和第五次游行示威。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们继续为生计忙碌着,顺便担心下一个周六是否还会再迎来一次暴力事件,甚至否能安静地度过圣诞节。

“暴力会反作用于示威运动,”诺瓦里埃尔说,沉默的大多数因为害怕暴力,站在示威者的对立面也是结束“黄背心”运动的一种可能,“这在历史上经常发生。”而好消息是,马克龙政府终于让步了。

Tab标签: 巴黎 暴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