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这世界要乱套了吧?杀人嫌犯们为何如此年轻

2019-8-10 13:45|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本是青春年少,为何步步沉沦?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特约作者方圆撰写】加拿大警方将近三周的大搜捕终于可以宣告结束,缅省皇家骑警周三上午,在尼尔逊河旁浓密灌木中发现了两具尸体, 警方相信是涉及卑诗北部三尸命案在逃的两名青年,19岁的麦克劳德(Kam McLeod)和18岁的施梅格尔基(Bryer Schmegelsky)。

这对警方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的确不需要劳民伤财继续搜捕了,但是杀人嫌犯的动机是什么呢?无法面对面审问,杀人动机也许永远成谜。可能是由于死者过于年轻,许多人知道嫌犯伏尸河边的消息后,心里并不好受。一个19岁,另一个才18岁,他们距离那些活泼可爱的稚童,并没有大了多少。这世界真是乱套了,本来是青春年少的大好时光,怎么就一步步变成杀人嫌犯,最终落得伏尸河边的命运?

对于18岁儿子 Bryer Schmegelsky的死亡,父亲Alan Schmegelsky早有不详预感,他在警方展开搜捕时接受了媒体采访,悲痛地说:“我知道,他可能今天或者明天就会死去。”“安息吧,Bryer,我爱你。我很抱歉发生的这所有一切。我很抱歉,我不能救你。”


据父亲称,Bryer Schmegelsky性格内向,喜欢看YouTube,也喜欢玩电子游戏,特别是与超暴力射手对垒的战略游戏。这种打打杀杀的电子游戏,估计在现今社会,很多青少年甚至更小的孩子都在玩吧,令众多父母头痛,却无力阻止,因为太多孩子玩,你孩子不玩就显得另类了。他们常常玩得十分痴迷,目不转睛盯着屏幕,说着“杀他,射他”这类本不应该说的词汇。父母一旦指责,他们就会不以为然回应,“这只是一个游戏罢了。”

游戏,游戏,喜欢在虚拟世界里玩的打打杀杀的游戏,久了习惯了,也可能在真实世界玩打打杀杀的游戏。是不是真会让人流血、丧命,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年轻嫌犯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也许不必费心去寻找了。他们可能根本没有动机,一场游戏罢了。

(美国枪击案凶手)

这种怪罪电子游戏的观点,当然会有人不认可。前不久,美国德州和俄亥俄州接连发生随机枪击案,凶手分别是21岁和24岁的白人男子。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谈话,除了谴责仇恨暴力行为的枪手外,还提及并归咎电子游戏是随机枪击事件的部份成因。

“我们必须停止在我们的社会中美化暴力,”特朗普在演说中强调:“这包含现在充斥在日常的可怕且恐怖的电子游戏。对现在的问题青年来说,他们太容易被赞美暴力的文化所包围影响。”但是紧接着,游戏界玩家们集体在推特发起“#别怪罪电子游戏”(#VideogamesAreNotToBlame)的抗议声,认为针对电子游戏作出管制根本无法解决随机枪击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有人认为,美国社会的枪械泛滥才是枪击案频发的主要原因,但过去多起随机枪击事件,美国部份媒体与官员都刻意将问题导向电子游戏。此外,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论也被认为是引发年轻白人仇恨暴力行为的重要导火索。

问题出在何处的球被踢来踢去,到底谁来承担责任?还是谁也脱不了干系?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北美枪手和杀人嫌犯的年龄变得很年轻,令人恐惧,也令人反思。我们给下一代打造了怎样的生存环境,他们将来又把世界带向何处?我们似乎无力拯救那些问题少年,只能看着他们一步步滑入地狱般的深渊。


再来说说卑诗杀人嫌犯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吧。18岁嫌犯的父亲Alan Schmegelsky,前不久向媒体记者送了一本自己所写的长达132页的书,名为 “Red Flagged”。他计划自行出版此书,并称现在不是为了卖钱才出版,以展示一个“破碎的系统”如何塑造了他和他的儿子。

Alan Schmegelsky在书中写道,他于2008年8月4日被维多利亚警方逮捕,那天也是他儿子 Bryer的八岁生日。被捕三年前,Alan已经与男孩的母亲分手。法庭记录显示,Alan于2008年12月被指控犯有刑事骚扰罪,还被判犯有违反法院命令的罪名。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多次上法庭。

2012年被提起了新的刑事骚扰指控,并在2014年增加了一些违反缓刑指控的指控。他后来被判犯有刑事骚扰和一些缓刑指控罪。2016年,他被判定犯有两项额外的刑事骚扰指控,并于2018年1月被判定犯有另一项刑事骚扰指控,两项违反缓刑指控。

目前还不清楚他的前妻是否是每个案件中骚扰的目标,但Alan Schmegelsk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至少有一些指控是因为男孩的母亲担心他会谋杀她,说他有精神分裂症并且没有服用药物。他否认这些指控。

Schmegelsky在书中写道,法医心理学家将他诊断为“妄想”,这是他不同意的结论。他写道,他的律师曾一度将他形容为“自闭症”,并且要求其参加危机咨询中心,但由于不是政府计划,他无钱支付,没有办法长期参加。Schmegelsky说,他目前没有永久居住地,已经无家可归大约两年,主要住在维多利亚。

他在书中说,他的儿子于2000年8月4日出生,是他“一生一世中最伟大的经历。”这个小婴儿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嵌入”了他的心脏。“我的生活刚刚展开了全新的视角,我会做任何事来保护他,生活很美好。”

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他和儿子的生活似乎并不美好,他也应该没有一直尽到父亲的责任,全力保护儿子。因为什么?是他和妻子的分手么?书中写道,妻子在2005年离开了他,带着他们的小儿子在阿尔伯尼港开始新的生活。Schmegelsky描述失去儿子是“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心碎”。

儿子在8到16岁之间,Schmegelsky称自己一直没有看到过孩子。后来,他的儿子曾在维多利亚与他短暂地住在一起,一起工作过一个夏天。知情者证实,父亲近年来每个月都会探望儿子。Schmegelsky觉得儿子和他的朋友(另一嫌犯Kam McLeod),表现得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常常去露营,和朋友们一起玩,“他们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情,他们从不打架,”“但他们两个人内心应该都有痛苦(a lot of pain inside),两个人都是。”

Pain inside,也许正是因为年轻杀人嫌犯的内心痛苦,才让他们走上和青春年华不符的歧途。家庭的变故,青春的迷茫和困惑,网络游戏的冲击等等原因,一个又一个累积在一起。面对这些问题青少年,成人世界只能对他们说声,“对不起,我们救不了你”?那么,可以预料的是,将来会有更多无辜者因为这些问题青少年的暴力行为,丧命。
Tab标签: 嫌犯 杀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