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教育 文化 历史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鲜为人知的中国洪门民治党组党始末

2019-9-1 05:5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石晓宁|来自: 加拿大乐活网

乐活按语:关键词:美洲洪门 致公堂 致公党 洪门民治党 改堂组党 五洲洪门 恳亲大会 五祖祠
——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70周年纪念


关键词:美洲洪门 致公堂 致公党 洪门民治党 改堂组党 五洲洪门 恳亲大会 五祖祠   

创建于明末清初的中国洪门,因其反清复明的宗旨,长期在中国民间处于秘密状态。19世纪中期北美淘金热起,洪门组织与华人移民共同进入美洲大陆,发展迅速,不仅在各埠华人聚集的唐人街形成了强大的势力,其自身也在20世纪20年代后,有了一段由一古老的会党组织向政党转变的历程,于1945、46年,先在美洲组织美洲洪门致公党,后回国组成了一只华侨政党----中国洪门民治党。长期以来,研究洪门组织,倾向于其作为会党的一面,对于此段组党历史,还鲜有人提及,或将洪门的改堂组党与中国致公党混淆,使得中国洪门民治党与洪门从名称到与洪门致公堂的关系,以及与中国致公党的关系尚需厘清。
 
温哥华中国洪门民治党驻加总支部图  石晓宁摄。

一、美洲洪门致公堂组党的缘起

19世纪中期,在美洲以淘金采矿与兴建铁路而大量输入的中国劳工的过程中,在中国属于秘密会党组织的洪门三合会等组织,也开始了起美洲的发展之路。洪门成了美洲中国劳工的实际控制势力,各埠唐人街形成后,洪门中致公堂一支也成为了唐人街最大的社团组织。因此,至20世纪之交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在北美建立保皇会以及同盟会之时,都拉拢洪门致公堂,最著名的一例为加拿大洪门致公堂在辛亥革命前抵押域多利(今维多利亚)、温哥华以及多伦多的楼产捐饷的贡献。而这也是美洲洪门致公堂由堂转党的远因。

从历史上看,大清国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签订《中英北京条约》同意国民自愿出境,但是不予保护。而美国、加拿大的排华法案,使得华侨获所居国入籍的认可,要晚至二战后排华法案的废止。在1909年大清制定《国籍法》后,长期没有祖国与所居住国双重保障的华侨,才有了中国身份的归属。因此,中华民国作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创建之时,华侨的归属感在祖国。其希望祖国从此实现民主宪政、繁荣富强的爱国心,加之1912年北洋政府《参议院组织法》规定了参议院要有6位华侨议员的比例,将华侨与祖国的联系进一步密切了起来,成为华侨关心祖国、热心参政的大前提。

中国最早的政党党派团体皆兴起于海外,康有为的保皇会、孙中山的同盟会,使得华侨社区第一次受到来自中国国内的政局影响,在客观上启蒙了美洲洪门致公堂对于祖国局势的关注。孙中山曾手订洪门章程,对于洪门改造其原有的秘密会党性质的启蒙式引导,使美洲洪门不仅于排满革命时捐款建立殊勋,也有了“中国之最早之革命党”的自我认知。他们希望在革命成功后,改变在大清时的秘密会社身份,成为正式会社。民国后,加拿大、美国洪门先后在国内获准为社会福利团体,以发展教育、实业救国为主,参与国内发展建设。

促使洪门组党诉求的原因,与民初国内诸多党派纷立化合有关。1913年国民党在获得国会大多数议席后,随即宋教仁被刺,反袁二次革命爆发,国内及海外皆有拥袁与反袁两派。受到国内影响,此阶段北美华侨社区表现为国民党支部宣传继续革命,洪门致公堂以及宪政党、共和党则“拥护共和,力扶民国”,反袁拥袁主张有异,党争爆发。如著名的加拿大洪门致公堂与孙中山恩怨,即在此时出现,也使得加拿大洪门致公堂被迫清除异己,纯化组织,成立了核心机构达权社。1916年袁世凯殂逝,至一战结束,孙中山两次于广东护国护法,1921年建广东军政府,形成国内南北对峙政局。侨社中,党争又变为南北分合之争。  

在这样的大背景中,1920年,先有美国全境之华侨代表于旧金山召开华侨大会,呼吁各界选出代表共议国是,华侨做后盾。 继而北美洪门致公堂认识到“凡共和立宪国家,必有大政党,以督促国政之进行。”民国12载,无真正政党之足,使“官僚势炽,军阀专横”,洪门“不忍国事之沦胥,成立政党,”自可执中国政权,澄清政治“,也符合“现代之潮流”,也是洪门人士之责。 
二、组党酝酿阶段(1923年-1925年)
 
加拿大洪门致公堂机关报《大汉公报》1925年报导象征着洪门慎终追远之丕基的五祖祠于上海落成。

1922年4月,旧金山洪门致公堂元老黄三德回美,开始洪门组党事。至1922年陈炯明六一六兵变,美洲洪门致公堂拥护陈之联省自治,更感组党于稳固共和成果、实行民治之必要,并有邀陈炯明筹建政党的动议。 

1923年10月10日由美洲金山致公总堂召集五洲洪门恳亲大会,是组织上的准备会。议决要组党,并在上海建立五祖祠,体现出海外洪门意欲回国组党的共识。无独有偶,1923年的政局也引发了国内有识之士的组党行动,康白情、孟寿春成立新中国党;曾琦、李璜的青年党也秘密成立,“以外抗强权,力争中华民国之独立与自由,内除国贼,建设全民福利的国家为宗旨”。 

1924年,国民党一大改组,联俄容共主张,即使在国民党内部,左右两派的斗争也十分激烈,也遭到海外洪门的反对。1925年孙中山逝世,美洲洪门致公堂于上海的五祖祠建成,按1923年组党会议的精神,五祖祠成为组党进程之开端,但是此时旧金山金门堂与上海五祖祠两个“筹备总机关”争权,各拥戴陈炯明(金山堂)和唐绍仪(上海堂)。两派势力各自搭台唱戏,1925年9月12日,上海五祖祠主要负责人赵昱在上海主持五祖祠开幕典礼,只字未提洪门组党之事;而到了10月10日,拥护陈炯明的美洲金山堂举行了“驻美金山中国致公党总部的开幕庆典”,也即现中国致公党的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金山堂的中国致公党开幕庆典,“洪门”二字在名称中消失,参加者是美洲有限的几个堂口,可以说明此次所谓美洲致公堂改组政党,是美洲部分堂口的意见,如纽约、加拿大堂并未派人参加。因此,不能算是目前学界所言,“使这一民间团体成为政党组织”成功。另外“洪门”二字的存在与否,是堂、党的一个根本区别。从洪门历次恳亲大会来看,作为洪门先祖,五祖与五祖祠乃洪门慎终追远的象征、组党之丕基,洪门组党终不可弃。而中国致公党则为现代意义之政党,没有承袭关系。也即从根本上,堂与党是二途,不能同归。可以明确1925年10月10日只为驻美金山中国致公党总部开幕,而非全体海外洪门的改堂组党。

三、洪门总干部阶段(1926-1939)

由于1925年并非美洲洪门改堂组党成功,故随后经年,从记录看,美洲各埠致公堂与美洲中国致公党各行其是。而美洲洪门改堂组党问题,尽管一再被提起,并没有真正实施。1926年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右行,通过了惩戒海外反革命份子办法案。 1927年北伐成功、国民党成为执政党,1928年开始实行训政,以党治国,展开清党运动。清党对海外冲击巨大,海外民党“大有气吞全侨之势”,不乏借清党对包括洪门在内的人士加以通缉迫害,“封产拿人”。同时,国民政府对海外华侨控制加强,如各埠侨校要求悬挂孙中山遗像,背诵总理遗嘱,登记注册,推行党化教育,以及改张青天白日旗等,都遭到了美洲洪门致公堂以及宪政党的抵制,纷纷自我建立华侨学校,与国民党的学校切割。
 
1930年6月1日,纽约南北美洲洪门恳亲大会召开。应加拿大代表要求,悬挂五色旗,以示抵抗1927年开始悬彰之青天白日旗。 图片来源:纽约中华公所伍锐贤先生私藏。

因此美洲洪门人组党的诉求再次出现。1929年、1930年召开有两次美洲洪门代表大会。1930年6月1日,纽约南北美洲洪门大会召开。会前加拿大代表坚决要悬五色旗,美西美东、加拿大、墨国、纽约总堂代表共30余位参加,议决政纲“反对一党专制主张民治;反对共产,主张调和劳资;反对军阀主张军力国有;主张速开国民代表大会,解决国是。”组织上议决以香港为中央总部,以纽约堂为南北美洲洪门总部。一年内在香港或上海举行五洲洪门大会,改党及党魁问题待五洲大会定之。 

值得关注的是,此时期的洪门大会尚未被目前学术界提及,但是其重要性不可低估。一则有国民党执政之外因,促成此次成为美洲洪门各堂口凝聚团结的大会;二则选址香港,明确回国组党。三则能够了解 1931年在香港召开的五洲致公团体恳亲大会,主要召集者还有美洲洪门致公堂,不仅目前学界所言的陈炯明中国致公党一方。

另外不可忽视的是洪门日后组党的重要人物纽约致公堂的司徒美堂的地位跃升。司徒早年为安良堂、致公堂人,在纽约大会前名之未彰。此次纽约大会,司徒美堂被选为大会主席。1931年成为香港五洲致公团体恳亲大会美洲洪门致公堂的主要代表,开始走向致公堂领导的核心。

1931年,本为美洲洪门计画的香港五洲洪门致公堂代表大会,却于1931年7月25日、9月15日,改为五洲致公团体恳亲大会、五洲致公团体各区代表联合会,并非纽约大会所定的“五洲洪门大会”。“洪门”二字消失,原因在于来自金门、纽丝纶、英伦及欧洲、南洋英属、古巴、中国内地、香港等地区的代表,既有党、又有堂,以致会议被后世认为“都是由陈炯明为总理的致公党召集、主持召开的,参加对象包括来自五湖四海的致公党党员和洪门人士”。

从现存的两份当时大会的议决文件看,此两次大会有关组党问题的分歧甚大。洪门致公堂一方,不仅坚持堂之名义,加拿大致公堂代表甚至提出了要以“民治党”为党名组党,不可调和,故有两个“组党存堂”的公约出台,“致公党、致公堂双方根据组党存堂原则任听自由结合组织”。使这两次大会成为“堂党分途”的关键会议与转捩点, 致公党与致公堂自此门户各立。

致公堂一方,加拿大、美东纽约各埠、墨西哥、檀香山、南洋荷属以及小吕宋6个区的代表,召开“五洲致公堂代表大会”,认为前两次大会“已被中国致公党操纵,性质已变,不能代表洪门团体”,“因致公党意见偏执,无由合作。”议决先成立中国致公堂总干部于香港,名誉部长尤列,监察部总监司徒美堂,加拿大司徒俊椿任总务处长。  “中国致公堂总干部,系五洲洪门恳亲大会议决成立者。即国内外洪门之总机关”。1931年香港会议虽然组党未成功,但是美洲洪门致公堂的联系范围扩大到了南洋。由于前有部分堂口的改党致使堂党之名称混乱,1933年10月,五洲洪门第二届恳亲大会决定由党复堂。 

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始,抗日救亡逐渐成为海内外共识。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美洲各埠相继成立华侨拒日救国会。1937年抗战爆发,出于一致抗战而考虑,各党派决定拥护国民政府。1939年6月,全美洪门大会议决反对任何形式之专制,以及任何人等之包办抗战。以爱护国族为前提,统一内部,做抗战救国集体行动的总机关。成立全美洲洪门总干部于纽约,纽约洪门吕超然为总干部部长,监督司徒美堂、阮本万。并照会南洋及澳洲群岛各埠洪门机关。

全美洪门总干部的成立,甄选出了美东堂吕超然、司徒美堂的领袖人物,纽约堂总干部从此超过了金山总堂取得了美洲洪门的领导地位。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位居致公堂总干部总监督之司徒美堂, 亲自带着华侨捐款与物资赴上海,慰问十九路军。1934年蔡廷锴访美,司徒美堂始终亲为保镖。1936年又有陶行知、陆璀访美,得到了司徒美堂的接待。 蔡、陶等人的访美对于合力抗战救亡的爱国侨社影响极大。司徒不仅积累了作为美洲侨领的声誉,也为他下一步成为组党的主要人物做了铺垫。 

总之,1931年的时间点,导致中国致公党与洪门致公堂“党堂分途”之转折;而民族救亡的浪潮,使美洲洪门致公堂组党的时间表再次延迟。

四、美洲洪门致公党、中国洪门民治党创建阶段(1945-1946)
 
1945年纽约华人庆祝抗战胜利大游行。 图片来源:李伟农《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特刊》,纽约中华公所网站。https://www.ccbanyc.org/WWII70/wwii.pdf

1945年抗战即将胜利,“国共内讧。谈判中断,友邦责备日甚,侨情惶恐。” 而国内废除一党专制的呼声日隆,国民政府也先有1946年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又有11月的制宪国民大会的筹备。各党派纷纷开始活动,欲加入参与国是之列。美洲洪门致公堂内部,创建中国洪门致公党再次提出。自认为有深长历史革命性的社会组织,为了适应国家需要,迎合世界潮流,以肩负复兴民族安定国家的使命。对于即将召开的国民大会,要“设法参加,决定议案,届时进行,..而达我救国救民当初革命之目的也。” 美洲洪门此次组党,有1939年总干部阶段各埠统一思想、团结抗战的组织准备,为成功组党奠定了基础。

此外,司徒美堂作为本次组党的党魁式人物的影响力也不容忽视。抗战中司徒美堂已是美东华侨拒日团体的领袖。1941年11月20日,司徒美堂应国府之邀回国参政,以国府行政院参议、全美洲致公总堂干部总监督、历任安良工商会会长的身份抵港。 逢香港沦陷,驻港日军曾欲使司徒美堂就范,司徒美堂在中共地下党的护送下,辗转到达重庆,以75高龄爱国之举赢得声誉。 他连续任第三、第四两届国民参政会海外侨民参政员(1942-1945年),并兴办了华侨兴业银行,连接侨资归国。1943年他回美洲后,以国民参政员的身份宣慰各埠,威信日高, 因此美洲洪门组党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刻。 

1945年3月11日-24日,全美洲洪门恳亲大会于纽约召开,来自加拿大、洪门总干部、纽约、波士顿、美京、美东堂口、古巴、秘鲁等九国的美洲堂口共襄盛举,组党成功。议决将全美洲各致公堂一律改名为“中国洪门致公党”,暂设总部于纽约。司徒美堂为洪门致公党全美中部主席,党纲为“谨遵五祖遗训,力行三大信条,忠诚救国,义气团结,义侠锄奸”,政纲“对外主张推进盟邦密切合作,实现领土完整,国际地位平等,对内主张各党派一致,制定宪法,取消一党专政,实现民主政治”。 会后,司徒美堂代表大会分电国共双方呼吁停止党争,并愿以洪门致公党“第三者地位调停国共,共谋团结”,希望将召开的国民大会,全国给党各派以平等立场,一致遣派代表出席,参加筹办。从速制宪,实现真正民主。加拿大洪门于11月的第十二届恳亲大会率先回应,也成为全美洲洪门由堂转党的开端。

1946年,国内又一波组党潮起,约有大小30多个党派兴起,都开始了公开活动,拿出自己的主张与态度,以迎接制宪国民大会。美洲各埠洪门派代表对于回国参政“兴趣很浓”,1946年4月由司徒美堂率领回国,希望联系海内外洪门组党。 由于海外与国内多方洪门派别,甚至海外洪门内部也未能一致,组党的过程并不顺利。至7月28日,国内外致公堂以及海外洪门团体代表大会于上海召开,海外代表有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司徒美堂,以及加拿大、檀香山、古巴、秘鲁、巴拿马、墨西哥、旧金山。对于致公“党”与“堂”不分,还是“堂党二至”的名称意见不一致,致使会议曾搁浅。至于8月21日五祖诞日,司徒美堂遂与部分洪人议决成立政党,名为“中国洪门民治党”。 党之三常委为司徒美堂、赵昱、朱家兆,张书城为秘书长。9月1日,中国洪门民治党于上海康乐酒家招待中外记者。报告组党经过。

司徒美堂声称“吾人原系有组织有力量有历史之团体,二十年前已曾组织民治党,为当时并未公开。其后于民三十四年即改为洪门致公党”,今定名“中国洪门民治党”,简称“民治党”。 “吾人敬后主张,采取民主政党之作风,公正无私的从事政党活动,促进中华民国走上民有民治民享之坦途。当日还发表了政纲,“以国家民族为其政治立场”,早日颁布宪法,实行民主政治,反对一党专政。军事方面军队国有,外交保持国家领土完整,实行自立自主等。 至此,“实肇始于二十年前,…并非是一个临时发起组织的政治集团”的五洲洪门组成了一支海外华侨政党,跻身于十大主要在野党派之列。 

此次组党,在1946年11月的制宪国民大会即将召开前夕,不乏要作为一个独立党派参加国民会议的诉求,也不乏司徒美堂欲以此获取政治资本的意图。民治党成立后,司徒美堂曾经频繁赴南京活动,但是民治党终未分得名额参加。可见组党前内部不统一,之后不久即失和。组党既遭到了海外美国某些致公堂之反对,也与党内古巴的朱家兆要走中间道路等人的主张不同;国内则有另立山头者,如洪门张子廉、王知本的洪兴协会组织了民主共进党加以反对;林有明,崔从来,许君武等人“民治建国会”建立,声称是国内洪门团体的组织,民治党则为海内外致公堂以及海外洪门团体组织,而且不愿成为政党。人事上赵昱则先有与司徒美堂争权,后投靠到国民党CC一边。 

分化的局面导致1947年9月,在古巴开幕的全美洲第二届洪门民治党恳亲大会,没有了司徒美堂、赵昱,以古巴洪门的朱家兆为领导核心。9月13日,司徒美堂在上海登报声明退党。而古巴大会议决以上海为中央党部,并计划发展建设国内的学校、医院等事业。9月21日还发出致电国共两党的呼吁和平电文。 1948年11月,中国洪门民治党在上海举行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美洲也派人参加。此次大会,发布了完整的政纲与总章。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洪门民治党的政纲,超越了1945年美洲洪门致公党的洪门三大信条等会党堂规,有了“以建立民有民治民享之自由国家,促进共有共治共用之大同世界”为理想之现代政党的观念。
 
1948年司徒美堂(左)由香港返美前摄影。1949年回国参加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图片来源:《中航月刊》1948年第一卷,第6期

1949年中共成为执政党,在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前,除了八个党派,中国洪门民治党与其他被排除在外,自行解散,从此中国洪门民治党在海外存在。司徒美堂则以海外华侨代表的身份参加了此次会议。在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70周年之际,回顾20世纪上半叶以美洲为主导的海外洪门致公堂由堂改党之多次曲折历程,其希望“国家真正为民治民有民享,家乡无后顾之忧,海外有家室之乐” 的爱国心愿,依然拳拳可感,也典型地代表了海外华侨参与祖国政事、“忠义救国的贡献”与担当。1949年后,全美洲恳亲大会又举行了7次,至今以中国洪门民治党相称的有加拿大、澳大利亚墨尔本、巴拿马等地;美国、英国等地则称致公堂;菲律宾、大溪地等为致公党。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