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糟心!加拿大的现状——迷思的社畜和迷路的两性

2019-11-12 13:05|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风四海

乐活按语:真的很糟心……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长周末,在家里Parent 1的指令下,原计划张家进李家出,参加几场聚会。没想到第一场邻居家聚会后,广泛联系群众的宏伟壮志便偃旗息鼓了。

在邻居家,午饭吃得不错,饭后聊天时,去上成人英语的A先开口爆出“冷门”。他说,班上的一些难民刷新了他的某些认知。

前一段,老师为了调动同学练习口语的积极性,让大家说说周末都干了什么。女难民B同学踊跃发言,说刚过去的两天,自己买了LV、爱马仕还有什么包包,还入手一辆宝马。

B同学发言没有结束呢,扎堆儿坐着的几位韩国女同学不干了。一位气愤地嚷嚷着:“你买包包和车的钱都是我们的钱!应该还给我们。”B同学感到很委屈,急忙解释说,这是她自己的钱,他们把母国的房屋资产等变现,汇款到了加拿大。

另一位韩国同学跟着问:“那你们家还拿政府补助吗?”B同学很诚实地回复说,拿,房屋是政府租的,她四个孩子,每个月每人拿多少钱的补助。

当时在座位上一直没敢吭声的A赶紧心算,算完了得出的结论是,B同学的待遇绝对比他上班强。A感叹说,他才明白之前网传的德国一位难民带着两个老婆和六个孩子过上幸福生活的新闻不是假的。

正在嗑瓜子的H听到这里,放下瓜子插话说,“这又不新鲜。你们对加拿大太不了解了。我做地产经纪这些年的感受就是,移民比公民强,难民比移民强。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们看,五年内的移民是新移民,买房首付可以只有35%,而你如果成了老移民、入籍了、真正工作纳税了,反而不行了,无论信用多好,工资收入都是硬指标。银行存款多少都没有用,想贷款还是看你收入。可是如果你是难民,住房还是免费的。”

说完了,H继续嗑瓜子,大家竟没有谁能反驳。H太太说:“积极地看,说明咱们加拿大博爱,关注弱势,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嘛。对自己人要严格些。难民呢,怎么说都是困难者居多,像A说的这个买宝马的女同学绝对少数。”

此话也严重有理,大家更没有谁能反驳。H和H太太虽然各自观点不同,可是都相当正确。真不知道他俩如果辩论,谁会赢。不过看着H充耳不闻地继续嗑瓜子,想必两人有丰富的磨合经验。

可能是为了打破沉默,有人问女主人,“这次聚会怎么没见你那个闺蜜M?”

女主人淡淡地说:“别提了,掰了。”

据女主人说,前一段,她们几个妈妈们下午茶。聊到健身了,一位以前每天去游泳的妈妈抱怨说,现在都没法去游泳了。因为,公共游泳池的女性更衣室里,总有一位大老爷们儿去洗澡。几次被突袭之后,她去淋浴都跟鬼子进村似的,进去前先探头侦查,确定无老爷们儿再冲进去,穿着泳衣匆匆淋浴后迅速撤退,以免遭遇不测。又不好意思总占用家庭更衣室,便只能如此这般克服。

几位妈妈连连附和,有的也见过那个男人,有的听说过。本来大家说两句就完事儿了,谁知M表示不平,说大家心理肮脏,“人家就是觉得自己内心是女性才去女生更衣室的,是你们自己心里不干净,非要盯着人家的性器官看,想入非非。还担心被看,真是自多作情,就你们这个身材,人家犯得着去看吗?”

女主人说,她看大家都很尴尬,便打圆场说:“哎呀,这事儿真是只能自己克服。C16实行后,别说游泳池,就是我小孩的学校里,也有几个四五年级的男生非要跑到女洗手间。我女儿现在很少在学校上洗手间。我去找过校长,校长说,找他没用,要找就去找特鲁多谈。我只能和女儿说,内心强大些,行动机敏些,要不能咋办呢?那几个男生没准儿就是认为自己上女洗手间的那一刻是女生呢?咱也无从评判。”

M却不懂见好就收,继续标榜自己的观念如何liberal,自己如何融入主流,如何从来不看中文媒体、只读英文新闻等等。说得大家脸色更难看了。

女主人觉得和M是自己姐妹儿,便开玩笑说:“所以啊,谁主张什么,就身体力行什么最好。比如主张无条件放开国门接待难民的,可以请难民去自己家里同吃同住,减轻国家负担,又体现友好。主张大麻合法化的,看到自己孩子吸大麻时,要眼睛都不眨地支持。赞同C16的,可以体验一下和那个大老爷们儿隔壁喷头洗澡的感觉嘛,没准儿还能边洗边聊天呢。”

没想到这句话得罪了M。前一刻还标榜自己豁达大度的M说女主人尖酸刻薄,愤而离席。于是,两人掰了。

女主人刚说完,快嘴的W便突突突地围绕着M的虚伪抨击一番,把话题重任接过来,讲了最近的一条新闻——安省某高中,老师、辅导员和一些学生提倡佩戴彩虹的poppy时,一位爷爷是二战老兵的女生很反对这件事。她和朋友把社交媒体上一些反对彩虹poppy的理由摘录下来,打印后贴在学校走廊,导致被停学。

W话音未落,H太太接茬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学校停学的理由是她的言论是“hate speech”。“很多人看得不仔细,一看到彩虹什么就盲目反对,认为女孩被委屈了,其实不一定。Hate speech是绝对不允许的。”

W不同意,“我怎么看得不仔细了?不就是新闻里的那张图片吗?我点开看了。哪句话是hate了?再说,列治文停车场那个白人大妈骂成那样,RCMP都没说她是hate。”

H太太也不示弱,不急不躁地说:“这个hate speech的定义很宽泛,我特意查了,除了直接说’死”、‘去死’、‘该死’这些,其他有些还真不容易判断是贬低、侮辱。列治文大妈的行为虽然是在public的场合,但是算私人之间的骂架。她的言论肯定是hate了。没有被治罪应该是受害者和她私下和解了吧?再加上她有什么精神诊断。这就没办法了。所以,我们可以谨慎地得出的结论是,大妈疑似辱华,但是当事人和解,便没办法处理。学生彩虹puppy这件事,是公开传播了,但是内容不能确定是否仇恨。”

W有些急了,“照你这么说,这些事儿都没有错了吗?”

H太太继续不急不躁地说:“民众肯定有自己的看法,却没法左右事件判断,所以最好不要轻易下结论。事件怎么判断,取决于有决定权的人的观念,尤其是一些可大可小的事情。如果看重呢,就是问题。如果看轻呢,就不是问题。”

W更急了,“矮马,你到底要说啥?愁人。我听着你说的都是普通话,就是听不懂。”

H终于放下了瓜子,没对W说,而是对他太太说:“唉,都是自己人,你就别扛着了。你心里也明白,那个大妈骂了全体华裔,就是仇恨。这个彩虹poppy,你在家里都说太过分了,来了这儿你又捣糨糊。”

H太太柳眉倒竖,眼看一场好戏要上演了,我坐直了打算好好欣赏,谁知Parent 1却突然说,“哎呀,忘记了,要回家等一个国内的视频通话。我们得先走了,改日再聚。”

刚出门,我还未及表达没有看成辩论的遗憾,Parent 1长出一口气,说,“哎呦,听得我脑仁儿疼!”接着又埋怨我:“我说去参加P总的聚会吧,你非说P总土豪,说话无聊,要和邻居多亲近。你说,这平民百姓的日子多不容易。咱自己过着就够累心了,长周末的,又跑到邻居家听别人诉苦,再累一次心。”

唉,这日子累心能怨我吗?我也学那位小学校长的句式,“要找就去找特鲁多谈”。特鲁多不是刚上任吗,赶紧给他写个投诉电邮。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