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专栏 桑宜川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寻访周恩来邓小平在法国的历史足迹

2019-11-12 13:3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桑宜川

乐活按语:寻访周恩来邓小平在法国的历史足迹
在现当代中国历史上,2019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因为有太多值得纪念,追怀,铭记不忘的人物与大事件,悠悠往事,说来话长。这一年也是中法建交55周年,以及留法勤工俭学运动100周年,1919年,时值巴黎和会召开,中国使团代表唐绍仪,顾维钧们拒绝在德国转让山东半岛给日本的凡尔赛和约上签字,国内各地积极响应,点燃了五四运动的导火索。

在那段大动荡的岁月,从1919年3月到1920年底,逾2000多名中国留法预备生怀揣梦想,浩浩荡荡,乘坐远洋货船,飘洋过海,去到法兰西勤工俭学,马赛港是他们靠岸的第一站。那时候的赴法旅程长达40多天,勤工俭学的学生多乘货船飘洋过海,为了节省盘缠,多选择最便宜的四等舱,潮湿闷热,苦不堪言,在船上也倍受歧视。按照船上的规矩,不能随意去一二三等客舱,否则要受到严厉处罚。为了纪念这一“运动”100周年,中国国际电视台法语频道(CGTN Fran?ais)与法国国际电视五台(TV5MONDE)联合制作了纪录片《留法百年》。该片的画面厚重,观之令人唏嘘,用古语“筚路蓝缕”来形容当年留法学生的故事,取意拉着简陋的柴车,身着破旧的布衣去开辟山林道路,应不为过。

尽管如此,那年月留法“勤工俭学”的中国学子,真正能静下心来读书,寒窗数载,最后拿到学位,“学有所成”回国的并不多。身处西方文化与新思想交汇的巴黎大都会,“五四运动”的肇始之地,加之受中国北洋政府时期的大势影响,许多学子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时代的潮流。他们放下语言补习学校的课本,频繁参与聚会,谋划回国起事,但多因国内后援无着,经济拮据,拖欠房租,签证过期,秘密结社等种种原因,不得不躲避法国移民局和警察的清查,时常居无定所,可谓艰辛备尝。对于如今负笈海外,靠父母善款供养,衣食无忧,一路走来的百万留学生军团而言,这些前辈先贤的人生故事无疑是天方夜谭,几近匪夷所思。

世事沧桑,斗转星移。1964年初,时值冷战时期,法国决定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大陆建交,随后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法国成为了第一个在1949年以后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由此可见,中法之间的缘分实在匪浅。《留法百年》这部纪录片回顾了百年前的红色中国人物周恩来、邓小平、陈毅、蔡和森,蔡畅、聂荣臻、李富春们在法勤工俭学,立志“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故事。其实,还有更多是“非主流”的留法学生,学有所成,如后来成为民国外交家,军事家,科学家,教育家,实业家的人物却被这部记录片忽略了,是矣非矣,谨此暂且不表,留待续篇。如今斯人已逝,他们在法国土地上留下的历史足迹,在法国所经历的故事,直接或间接影响了现代中国的历史进程。

今年八月份,我借去欧洲旅行之机,探寻他们的历史足迹。几经周折,找到了当年周恩来在巴黎的住处。这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客栈,约莫有20多间客房。1922年至1924年,周恩来以交月租的方式,曾在这家客栈一楼01号,约10平米房间居住了两年半之久。在此期间,周恩来加入了国民党,随后又加入了共产党。他白天勤工俭学,晚上给天津《益世报》撰写旅法通讯,并发起创建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旅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前身),开展党团活动。因此,他所居住的01号房间便成了早期共产国际旅欧支部之一。当年他的生活状况算是好过一点的,住处相对比较稳定,邓小平,蔡和森,聂荣臻,李富春等勤工俭学的同学也常来此处聚会,天色晚了,交通不便,就干脆打地铺过夜。所以,此处相当于共产国际在欧洲的一个秘密驿站。以上图片中的窗户,即是周恩来年轻时候拍过一张照片的原址,下方的铸铁通风口仍在,原汁原味,唯一拆除的是窗户下方的铸铁雕花护栏。如今客栈的东家李老板摆放了几盆紫红色的秋葵。

聂荣臻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恩来在法国的生活十分艰苦。他住在一家小旅馆里,唯一的一间住房不到10平方米,真可谓身居斗室。这里既是他的住所,又是办刊物和进行党团活动的中心。人多了,实在装不下,就只好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活动。每当我到恩来那里,总见他不是在找人谈话,就是在伏案奋笔疾书。吃饭常常是几片面包、一碟蔬菜,有时连蔬菜也没有,只有面包就着开水吃。”这一段文字真实记述了当时那间斗室的简陋状况,如今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回望历史,1924年,周恩来退了租约,启程回国后,即应蒋介石之邀,到黄埔军校履职第二任政治部主任,并推荐恽代英任副主任。随后邓小平和其他勤工俭学的同学相继回国,汇入了时代大变革的洪流。岁月悠悠,近百年犹如白驹过隙,又是一番沧海桑田。时至今日,周恩来曾经住过的那座客栈已几易房东,原来的连体建筑几经装修,被分割为二处,分别由二家房东管理。

文献记载,在文革后期的1974年,死里逃生的邓小平恢复工作后,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首次代表中国第一次去纽约参加联合国会议,来回途经巴黎转机,稍事停留,在外交部及中国使馆人员的陪同下,曾到这家客栈所在的社区,巴黎的意大利广场大转盘街区附近转了几圈,那里的街道纵横交错,或许是时隔年代太久,他已辨认不出此处客栈。当年的外交部和驻法大使馆也缺乏这方面的史料,几年以后方才找寻到那家客栈下落。这一细节在聂荣臻的回忆录里和邓榕请人代笔的《我的父亲邓小平》均有历史细节记述。

那一年,邓小平在巴黎时曾托使馆工作人员协助购买一些牛角面包,为了回国后分给他在世的留法勤工俭学的老同学们。牛角面包曾是勤工俭学的学子们的奢侈品,也代表了他当年在法勤工俭学时候的珍贵回忆。十年浩劫的“文革”结束以后,中法关系得以恢复,1979年借中法建交15周年之际,这家客栈的不寻常故事始得以对外披露,外墙挂上了一个墨绿色的大理石纪念铭牌,上面镶嵌着周恩来的铜质浮雕头像,下面刻着邓小平题写的“周恩来”三个中文金字,并配有法文注释:“周恩来,1922年—1924年在法国期间曾经居住在此”,由巴黎市政府制作。是年,中国一号人物华国锋与时任法国总统的德斯坦共同揭幕。同年,邓颖超访问法国,也在德斯坦总统的陪同下参观了这家客栈,感受先夫留学时代的真实场景。

在巴黎期间,我有幸邂逅了这家巴黎客栈的东家李建乐先生,并与之访谈良久。据他回忆,2018年初,由北京红二代组成的高级别团队三十余人原计划先来巴黎旅游,已预订了该家客栈全部客房住宿,然后去英国伦敦海德公园祭奠马克思冥诞200周年,不期先去了朝鲜扫墓,因发生蹊跷车祸,全部从桥上坠入江水溺死,朝方大惊失色,随后安排冷冻专列,金三亲自登上专列送行,三十余具尸体运回北京。关于车祸中的罹难者,至今尚未解密,留待今后历史评说。(上图:笔者与客栈老板李建乐先生合影留念)

早在2001年,旅法多年的李建乐、杨艳春夫妇便萌生了经营旅馆的念头,经过多方寻找,他们看中了这家客栈,不仅因为这里设施完好齐全,环境舒适温馨,更因为这里是周恩来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据李先生介绍,将这处承载了中国历史重要记忆的旅馆买下来,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对周恩来总理有着特殊的感情,由华人经营这家旅馆也代表了这代人的共同心愿。(右图:1919年,邓小平与堂叔邓绍圣一道赴法留学前在重庆合影)

这家客栈不简单。我步入走廊敬拜先贤,当年周恩来租住的一楼尽头左边第一间小屋,窗户朝后院,是有讲究的,后院曾是树丛茂密,颇为隐蔽,常来此聚集的中国学生,不少签证已过期,属于非法居留,每逢警察来搜查,听到动静,便打开窗户,跳窗逃跑,看来当年的邓小平,李富春,聂荣臻们的留法勤工俭学日子过得也不容易。其实,当年他们都是一群孩子,或称少年人,邓小平原名邓希贤,他与堂叔邓绍圣二人初抵巴黎时才年方14岁,几乎身无分文,囊中如洗,不得不靠打工为生,以解裹腹之虞。留法几年里,他在几个城镇都先后做过工,在被橡胶厂辞退后,北上巴黎,就常在这里与周恩来等党朋相聚。近年来,慕名而来的有刘少奇、聂荣臻、蔡畅后人等不少红二代,是一家有中国故事的客栈。

如今,这家“海王星旅馆”凭借简单舒适、交通便捷的优势已成为各国游客在巴黎的一个“落脚地”,周恩来住过的房间经过扩建,已成为拥有独立卫生间和洗浴设施的标准双人间,许多中国客人来到这里都会希望入住这间斗室。走出“海王星旅馆”,附近就是巴黎十三区的区政府。经过岁月变迁,这一带已成为法国华人的聚居区,同时也成为中法两国经济和文化等领域交流的一个重要场所。青年周恩来旅法生活的旧址也成为人们追忆中国革命历史的一个场所。

距离这里不远的巴黎十三区塞纳河左岸,有一座“巴黎花神咖啡厅”纪念碑,是1979年10月法国政府为了纪念周恩来而特别设立的,因为上世纪二十年代,年轻的周恩来常去那里喝咖啡,写文章,或召集留法学子们聚会。(右图:巴黎花神咖啡厅)

法国里昂的中法大学也是有故事的。1921年9月,中法大学成立,校方按照国际教育标准管理学校,早期赴法勤工俭学的中国学生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尤其是法语,需要经过长期语言培训,考试合格后方才能够进入学位学习阶段。因为这个缘故,拒绝接收这些中国学生,当时包括蔡和森、陈毅在内的105名学生开始对里昂中法大学的态度发起抗议,称这为“平民教育”与“贵族教育”之间的对抗,事情闹大了,很快法国警方介入,把抗议的学生们关进了监狱。

史料记载,同年10月10日,为辛亥革命纪念日。已被囚禁 20 天的中国勤工俭学生,为了向法国政府表示抗议,向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馆请愿,以期求得支援,决定在监狱里绝食,并发表《绝食宣言》:“吾人以求教育平等之故,系于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国徽之法兰西监状,吾人将以何者酬此国庆?吾人百无所有,惟有热血与热泪耳。悲愤之下,绝食一日。在以自由为标帜之民主政治之下,吾人以求平等之故而不自由,夫复何言?吾人惟有用此极悲愤之表示使民主二字得有明确之解释。”这就是当时轰轰烈烈的“重回里大”学生运动。如今坐落在富尔维耶尔山丘上的里昂中法大学旧址,跨越百年岁月,依然矗立。石堡城门上还留着用汉字和法文镌刻的“中法大学”的字样,默默地向我述说着中法两国关系中的这段特殊渊源。(参见下图: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大门)

蒙塔日(Montargis),汉语中也译作“蒙达尔纪”,是巴黎以南的一座秀美水城,百年前是留法勤工俭学的穷学生扎堆的地方。据说有300余中国学子先后来到这里。陈毅抵达法国后不久,便在这里安顿下来。他在这里认识了日后成为中共早期领导人和理论家的蔡和森,并通过蔡认识了邓小平。因为当年邓小平也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在一家橡胶厂的制鞋部做学徒工。百年时光并没有湮没昔日负笈求学的中国青年的身影,今日的这座小城依然保存着不少红色遗韵,以指示牌标出的当年中国学子生活、学习和工作的旧址旧居共有十余处。在蒙达尔纪火车站前,图文并茂的“邓小平广场”中法双语指示牌格外醒目,是2014年为纪念在此勤工俭学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而命名的。

在这座小城里,我还寻访到了雷蒙特烈街15号,一栋有300多年历史的老宅,据说曾是昔日中国勤工俭学的青年寓所。如今,这里已成为中国旅法勤工俭学蒙塔日纪念馆。在二楼展厅里,一套斑驳的旧桌椅复原了蔡和森当时读书的场景。那时,他每天对照字典翻译各种法语版本的马克思主义小册子,译出了《共产党宣言》等着作的重要章节,并将译文张贴于墙上,供中国学子浏览。可以说,蒙塔日见证了马克思的学说在中国早期留法学生中的传播。

我留意到,纪念馆里展出了两份已经泛黄的文件,是邓小平当年在法国的居留登记卡和工作档案卡。1920年,年仅16岁的邓小平来到法国勤工俭学。在蒙塔日,他经常与其他中国学生交流,对世界和中国的形势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促使他思考国家前途和个人出路,从四川广安乡下因父亲欠下血债,逃难出去的一个小男孩,最终实现了向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的转变。(右图:法国里昂中法大学的中国留学生)

驻足蒙塔日小城街头,我深深感悟到,当年勤工俭学的中国学生们与蒙塔日这座小城实在有太多的缘分,留下了太多的故事,影响至今。这些故事也在这座城市的普通民众心中播下了两国友好的种子。现在,在这座只有5万多人的小城中,已有3所初中和2所高中开设了中文课,200多名法国青少年在学习中文。今天的城里多吉公园里,孩子们在阳光下尽情欢笑,老人们坐在长椅上低声交谈。我知道,就在公园一角的嶙峋山石前,1920年曾召开留法学生会议,与会中国青年提出了“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政党”等主张。会后,他们在山石前留下了一张珍贵合影,照片中的年轻人目光清澈而坚定,怀抱人生理想,希冀有朝一日,回去报效家国,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不寻常的岁月,将永存历史。今年正值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100周年,回望当年,这段历史不会被遗忘。

2019年9月22日星期日修订于加拿大温哥华枫林谷百草园
Tab标签: 加拿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