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中国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杀医者孙文斌家庭背景浮出水面

2019-12-29 16:47|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北美报告

乐活按语:令人忧虑的是,孙文斌似乎并不是一个人。在某种程度上,他是这个时代某一类人的缩影。
北北旅居北美,心系祖国,每天都关注祖国的一举一动。这两天,从视频上看了国家民航总医院杨医生被害案,背后直冒冷风。如果不是视频所见,真不敢相信,一个患者家属,竟然能对医生下如此毒手。

估计很多读者都与北北一样,心中充满了疑惑:行凶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为了95岁的老母亲,对医生抡起屠刀?他到底图什么?

连续两天搜集各种报道,终于大体看到了杀人者孙文斌的大体轮廓。接下来就让我们远观一下这位杀人者的人生肖像。

孙文斌行凶视频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孙文斌一家原来是京郊梆子井村一带的农民。后来,随着村庄拆迁,入城变成了非农业户口,被安置在定福庄附近的一处平房里。

定福庄孙家母亲户籍所在地,新京报记者王洪春摄

孙家父亲几年前去世,母亲魏某出生于1923年,今年95岁,户籍仍然在这处平房里,只是已经多年不在此居住。

孙家拆迁时,母亲已经超过了50岁转工安置年限,所以属于拥有城镇户口的“超转人员”。按照《北京市征地超转人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超转人员享受城镇退休老人医疗报销比例待遇,年满70岁以上,报销比例90%以上。除此之外,享有一定金额的生活补助费。

八点健闻报道说,超转人员退休金不多,但原来村庄拆迁后,村委会还会给老人分钱,年龄越大,分的数额越多,包括股份收入、老龄收入,超过80岁还给一次性奖励。

孙家母亲每月的补助费到底有多少,享受的村委会分红到底有多少,目前不得而知。

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家共有兄弟姐妹五个,她排行老四,55岁的孙文斌在家中年龄最小。孙家大哥退休前在乡镇私企上班,大嫂原是“北二外”的职工。孙英现在所住的房子,也是原为“北二外”职工的公公留下的。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图片来源网络

按照母子年龄推算,应该是孙家母亲40岁时,才生下了孙文斌这个最小的儿子。可以想象,孙文斌小时候,应该是会受到父母,乃至哥哥姐姐的“特殊疼爱”。

网传孙家大哥孙文山,承包“北二外”食堂,是黑社会狠角色,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28日下午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该校餐饮中心并无“承包大学食堂”的孙文山一人。

八点健闻则报道说,孙家大哥曾是中国传媒大学职工,任食堂经理,前几年已经退休,住在管庄路口附近的一栋塔楼里。“北二外”保安透露,这位大儿子总是开车进出“北二外”。

从孙家大嫂和孙英的公公共皆曾为“北二外”职工来看,他们一家人与“北二外”的关系似乎比较密切。

即使孙文斌本人,早年也曾做过“北二外”的印刷排字工人,后来辞职,在通县租院养牛、养猪等,但都赔本。再后来离了婚,目前无业,自己在外租房子住。

与魏氏一个病房的人对八点健闻说,孙文斌和值班大夫拉过家常,说他下过海、挣过大钱、养过猪,也干过兽医,离婚了,孩子上学名额被有钱人顶了,卖过菜,还倒腾过服装。



北北搞不懂,孙文斌家虽然说属于农转非户口,但是好几位家人都在大学里工作,孙文斌自己也在大学后勤工作过,为什么偏偏后来选择了到农村去创业?这个转折太大,让人匪夷所思。

无论如何,从一般社会标准来看,孙文斌属于“失败者”。他创业失败,家庭破裂,孩子没有上成理想的学校,现在没个正当职业。他与别人的聊天,似乎将所有责任归咎于社会。

平时,孙家母亲多和小儿子孙文斌居住,偶尔到姐姐家。没有生活来源的孙文斌,依靠一己之力,肯定养活不了母亲。不过,母亲享受一定补助,哥哥姐姐应该也会出部分赡养费,孙文斌恐怕主要是出力,不需要贴钱。反过来,还可能靠着照顾母亲,获得一些经济补贴。

孙英向媒体表示,12月4日一早,她和孙文斌将母亲魏某护送到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目的是“想给老人输点营养液”。当天值班的大夫,正是遇害的杨文副主任医师。

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八点健闻吴靖摄

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的描述显示:“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孙家子女则认为,母亲进入民航总医院前,曾在朝阳区小庄医院(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医院)住院,出院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合格,而到民航总医院急诊科输液后,身体情况却更糟糕了。

北北是文科生,对医学一窍不通。不过,根据生活经验,人不必说到了95岁,即使七八十岁,身体状况都会“瞬息万变”。很多老人,都是因为得了一个感冒,引发其他疾病感染,几天就驾鹤西去。

孙家子女以母亲此前身体指标合格为由,质疑民航总医院的治疗方案,似乎不妥。

孙英说他们对民航总医院的另一个不满,是申请将母亲从急诊科转为住院治疗,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床位。不能住院,孙家无法使用医保,医疗费用与日俱增。

孙英说,孙文斌对此非常激动,总是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民航总医院医生回忆的孙文斌原话则是:“我妈要是还不退烧,就把大夫弄死”。

孙家的这一指责有没有道理?从孙家角度看,要求从急诊转为住院,不能说无礼;从医院角度看,医疗资源紧张,没有床位,也属正常。更何况,哪家医院碰到年龄偏大的患者和情绪激动的家属,都不敢轻易接收。

根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中国医疗报销和评价体系,也使得医院在收治病人时存在很多顾虑。

孙家与医院之间孰是孰非,外人难以评断,有待专业机构进行调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孙文斌以一己之所“恨”,残忍地剥夺杨文医生性命,无论如何是不能宽恕的。他的行为,不仅远远超越了一个患者家属的底线,也超越了一个正常人的底线。

图片来自网络

1960年代生人,家中最小,无业,离婚,情绪不稳定,这就是杀人者孙文斌的人生肖像。他杀害杨文医生,到底是为了亲情,还是为了钱?抑或借机发泄自己对人生和社会的不满?北北仍不得而知。

令人忧虑的是,孙文斌似乎并不是一个人。在某种程度上,他是这个时代某一类人的缩影。

(本文择取《中国新闻周刊》、《八点健闻》、《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中“事实”叙述部分,综合整理而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碧云天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