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移民 移民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加拿大"受虐“华裔移民老人的不堪承受之重

2020-2-14 01:25|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科技生活快报

乐活按语:老人受虐情况比统计数量多得多,该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是中国的传统观念。但随着社会风气的败坏及人口的变迁,当今社会,虐老并非罕见,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严重影响老人的身心健康。

在华人社区,老人受虐是个很敏感而隐蔽的话题,很难摆到桌子上来谈。尽管大部分华人家庭和睦,子女孝顺,长者慈爱,但虐老现象仍然存在。

2011年数据显示,加拿大65岁以上华裔人口总计近13.8万,占全国华裔人口10.5%,其中仅3%为本土出生华裔,高达97%为移民。华裔老年群体庞大,其中随之而来的老人受虐问题,一直被外界忽视。

耆晖会客户服务总监梅罗妙玲表示,在大多伦多地区,耆晖会每年接受华裔老人受虐案例大约120例。由于受“家丑不可外扬”及诸多现实因素影响,来求助的受虐老人很少,绝大部分受虐老人没有求助。但工作人员通过其它途径了解到,老人受虐情况比统计数量多得多,该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什么是虐待老人

多伦多大学华裔社会人口学教授张伟国(Weiguo Zhang,英译)研究中国老年人口问题长达20年。他所做的研究发现,华裔老年人受虐问题上的理解,和西方老年人受虐概念,有些是一致的,有些不一致。华裔老年人谈到最多的是情感上的虐待,尤其是有些词、动作或行为对他们来说非常不敬。

有些华裔老人觉得,争论和言语攻击很难分清,很少有人觉得对老人吼叫、嘲笑、讽刺和取笑是一种人身侮辱和虐待。有些行为在加拿大文化中可能是一种侮辱,但在华裔老人眼中可能不是,其中文化差异起了决定作用。

在西方文化中,不尊重他人自主权是一种虐待。但在华裔老人眼中,家人阻止老人参与赌博等不利老人自身身心的危险行为,并非虐待。华裔老人认为,成年子女不尽子女本分孝敬父母,是对老人的虐待和不尽职。

受访华裔老人认为,子女将父母送养老院是虐待老人和不尽职,只要子女亲自照顾他们,就是尽孝和尽了本分。子女如不照顾他们,就被视为不孝、虐待和忽视。尤其是一些年轻时为子女付出太多,年纪大了很难融入加拿大社会的老人,这一观点尤其根深蒂固。

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界定义,任何以不正当的行为造成老年人的利益或身体和精神方面受到不同程度伤害的行为称之谓"虐老"。包括身体虐待 丶精神虐待丶侵吞财产丶性虐待丶疏忽照顾丶遗弃长者。由于文化差异,不同的族裔会有不同的解读。

梅罗妙玲表示,在华人社区,有时很难分辨到底是家庭矛盾还是虐待。从经历的案件看来,发生在华裔老人身上的主要是疏忽照顾和精神虐待,肢体虐待很少见。因为打老人,可以报警,身上有瘀青,容易被定罪,施虐者有可能进监狱。而情感虐待是隐形的,即使报警,很难证明被虐待。因此很多人用这种形式虐待老人。

形形色色的虐老现象

金钱、财产虐待

这是近年发生的故事。一对70多岁的中国老人,来多伦多给女儿带孩子。女儿说:你们在中国,老了反正没人照顾,我们也不可能回去了,你们干脆移民过来吧。老人当然乐意,这几年中国房价疯涨,老人变得越来越有钱。他们卖了房,把钱汇到女儿的账户上(因为老人刚来没有银行账户),就移民过来了。

女儿又说,钱放在银行也会贬值,干脆去买个房子吧。老人不懂英文,在买房过程中,都是由女儿、女婿办理手续,父母只是糊里糊涂签字,结果房产证上就没有老人的名字。

在女儿家,老人除了带孩子,还包揽全部家务。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产生了很多矛盾、摩擦。后来孩子带大了,老人一些重活干不了,女儿、女婿不高兴。之后矛盾越来越深。有一天,女婿说:我们担保您的10年期已经到了,请搬出去自立生活。

老人听了很震惊,钱已全部给了女儿、女婿买房。他们想回中国,希望女儿、女婿能给回一少部分钱带回去做生活费。但女婿说:哪有给人家的东西又拿回去的?再说,你们在这里这么多年,我也带你们看病,算抵消了。这个房子是我的,你没办法证明这钱是你的。

耆晖会社区服务工作者胡坤说,老人财务虐待不限于家人,还可能是社区人士,甚至是照顾他们的护理员。有一位老人很孤单,儿女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他经常去社区参加活动。遇到各种人,谁对他好就相信谁,甚至把对方当成最信任的人,委托买东西。结果对方并没有买老人家想要的东西,而是用老人的钱去办自己的事。

有的年轻人找父母要钱,如果父母不给,就威胁不给老人看孙子;或者说送父母去老人院。有的老人随便签受权书,子女或者其他人就可以去他的账户取钱,卖房子,结果遭受财务虐待。

疏忽照顾

有位中国老人跟儿子、媳妇住一起,帮忙带孙子。由于对孩子教育理念不同,老人和儿子、媳妇不时发生矛盾。后来孙子长大了,老人也年老体衰,有些活干不动了,媳妇嫌弃他,时不时的骂他“蠢”、“没用”等。后来,媳妇不给老人做饭,也不跟他一起吃饭。

这位老人只好等媳妇出去了才做饭。一天只做一次,早饭和晚饭一起做。媳妇回来看见厨房弄脏了,很不高兴,给老人脸色看。有时老人想吃煎鱼,儿媳不允许,嫌有味道。

平时老人的儿子出去上班,儿媳就将电话线拔掉,还将老人的平板电脑打破,让他无法上网。也不让他申请手机,老人无法跟朋友交流,完全陷于孤独无援的状况。

耆晖晖社区服务工作者梁佩玲经历的一个案例,来参加老人支持小组活动的一个老人,从来不说家庭的事,只说在加拿大像坐监,不能在住宅周围行动,也不能出去见朋友。

后来了解到,这位老人10年前从中国来加拿大,给儿子媳妇带孩子,孙儿长大以后,他成了多余的人。家庭开始矛盾、摩擦不断。媳妇限制他的活动范围,不能出去,他只能天天待在家里。没有朋友,家人也不理他,老人完全处于孤立状态,经常独自哭泣。

一天,梁佩玲接到这位老人从机场打来的电话,说他的儿子买了机票送他回中国,他的儿子坚决要送他走,连孙子都没办法阻止,老人很无奈。因为哭的太多,回中国时,老人的视力已经严重受损,几乎看不见了。

情感冷落

一对来自上海的退休老人,来加拿大为独生女儿帮忙看小孩。后来女儿离婚了,孩子随父亲去了美国。离婚后的女儿心情不好,整天关在房间里工作。吃饭时,她只拿自己的饭菜回房间吃,吃完洗自己的碗,基本不搭理父母,家庭气氛十分压抑。

老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社交圈,有苦无处诉,偶尔在附近公园遇到能说中文的老乡,就开始数落女儿的不是,抱怨女儿不通人情。想当年辛苦把女儿培养成人,上大学、读研究生、出国,如今女儿如此冷漠,很伤心。

女儿也是满肚子苦水:婚姻破裂,儿子不在身边,本来心情不好,独自工作还房贷,还要承担父母的全部开支。父母是探亲身份,每月要负担一笔数额不少的保险费,感到经济压力很大。她希望父母回中国,但是老人不想回去。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女,回国会被邻居、朋友笑话,没面子。

一位来自东北的老人,儿子的经济条件不错,住的房子也大。但老人习惯节俭,厨房里堆满各种塑料袋,外面捡来的旧家具堆在后院。儿子对此很不高兴,多次沟通无用。后来儿子常常不归家,甚至几个月都不跟父母照面。

老人进退两难

胡坤说,一般来讲,老人移民的前5年是“蜜月期”。刚来时,孙子孙女才出生,需要照顾,老人起很大的作用。到小孩5、6岁,开始进幼儿园、上学时,老人的作用已经消失,儿女就要求父母回中国。

这时,老人往往不愿意离开加拿大,原因多方面:第一,加拿大有老人福利,住了10年之后就有老人金,离开以后时间就不算了。第二,老人与亲手带大的孙子孙女有感情,回去会感到孤独。第三,老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一段时间,也建立了自己的小圈子,跟中国那边没有联系了,再让他们回去,无疑是一个很痛苦的决定。

胡坤说,华人还有个特点,认为出国到加拿大,回国应该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很有面子,好吃好喝,很富贵的。如果被子女赶回来,面子过不去。因此,宁愿在这边受苦,也不愿意回去。

也有的老人实在受不了,干脆回国,放弃移民。有一对70多岁的夫妻,来加拿大将近6年多,再等3年多就可以办移民,拿老人金。因为跟儿媳妇的矛盾,实在受不了,老两口买了机票回中国了。

有的老人不想放弃移民,在儿女家又住不下去了,怎么办?就借钱,想办法搬出去住,找一间月租300、400元的地下室,等拿到老人金以后,再想办法搬到老人公寓。

如果老人跟家人相处不好,申请老人公寓更好。但现实往往令老人难以如愿。申请老人公寓要等差不多10年;在外面租间房子很困难,很多人都不想租给老人家;老人多数经济条件不好,没钱去租公寓;庇护所全是说英语,老人感到恐惧,更不想去;又不想回中国,左右为难。

许多老人过去在中国有自己的房子,有些还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老了投奔子女,语言不通,交通不便,处处要依靠子女。可是儿女很忙,他们也有自己的问题,没有太多时间管老人。一旦发生矛盾,老人面临很大的压力,处于更加无助的状态,很多老人患有忧郁症。

文化冲突及价值观差异

一家人,又都说中文,怎么会存在文化差异?胡坤表示,其实,移民家庭存在文化差异。年轻人离开中国很长时间,有些西化了;而父母还是传统的观念,两代人生活在一起必定有观念上的矛盾、冲突。

胡坤说,在中国,老人随便把人带回家很平常;而西方注重个人隐私,交朋友去外面的咖啡厅,不会随便把陌生人带到家里来。有些儿女不愿意父母社交,就怕他们今天领回来一个,明天又领回来一个。老人还觉得很有理:这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不能领回来?

老人生活的年代比较贫穷,而年轻人生活的时代比较富裕。因此生活习惯、价值观都有很大的不同。有的老人喜欢管儿女的事情,事事都要插手,影响年轻夫妻的关系;和儿女养育孩子的方法不同,老人往往很固执:你得听我的,我把你养大了,难道我会害你的儿女吗?而年轻人比较独立、自由,于是家庭矛盾就产生了。

双方都要学习

梅罗妙玲强调,尽管大多数华人年轻人很孝顺,发生的虐待老人案例只是很少部分。但这一小部分,数量也相当大,应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很多家庭矛盾往往有两面性,“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要学习。因此,在社区多一些宣传教育很重要。

梅罗妙玲建议,作为子女要知道,照顾老人其实是一种责任。老人家来到一个新地方,面对很大挑战,有一个适应过程,要包容他们的一些习惯,彼此要有一些沟通。如果没有一个良性沟通,就会出问题。

作为老人来说,来到一个新地方生活,要开放自己,学习新的生活习惯和方式,改变过去一些固有的想法和观念;要理解儿女在这里打拼并不容易,他们要面临方方面面的压力,包括经济、情绪等方面的压力,作为老人要有一些担待。

针对财务虐待,律师建议:老人家给钱让儿女买房,可以让子女写一份收据,万一将来有问题,还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拿回钱。但很多老人家都不愿意这样做,认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写收据显得生疏。因此失去法律保障。

华人在加拿大占了很大人口比例,在多伦多,华裔人口占70多万,但目前没有一家专门照顾华人的庇护中心,都是各族裔住在一起。因为华裔老人大多不懂英文,生活习惯也不同,他们会比在家里更恐惧。当发生受虐时,他们没钱去租房子,或者即使有钱,也没有人愿意租给他们,又申请不到老年公寓,老人面临很大精神压力。梅罗妙玲认为,政府应该出台政策,解决华裔老人的问题。

求助

耆晖会提供“保护长者” 华语热线服务,协助受害者、老人、服务提供者及普罗大众解决有关老人虐待疑难及资源提供。 服务范围包括:提供“何谓虐老”及“防止长者被虐”资料;支援服务查询及转介;基本情绪辅导;有关问题咨询;致电者资料将完全保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