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抗疫 全球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黑人运动导火索跪杀事件疑似AI合成,难道要反转了?

2020-6-29 12:30|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差评

乐活按语:2020年 5 月 25 日,白人警官肖文在拘捕弗洛伊德时,跪在他脖子上长达 8 分 46 秒,最终导致弗洛伊德的死亡。这件暴力执法的事件成为了美国暴乱以及黑人运动的导火索,线上黑人话题的讨论被推上风口浪尖,线下很多黑 ...

2020 年 5 月 25 日,白人警官肖文在拘捕弗洛伊德时,跪在他脖子上长达 8 分 46 秒,最终导致弗洛伊德的死亡。


这件暴力执法的事件成为了美国暴乱以及黑人运动的导火索,线上黑人话题的讨论被推上风口浪尖,线下很多黑人走上大街打砸抢烧宣泄自己的不满。


然而,在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之后,似乎有了奇怪的反转。


弗洛伊德被跪杀的新闻,说不定是假的。


看到这个新闻时,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满头问号?


美媒报道称,有一名叫温妮 · 赫斯朗的共和党候选人在这个长达 23 页的报告中说,我们在新闻以及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所谓 “ 跪杀 ” 视频,都是经过 deepfake 技术将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真人数字合成而来的。


如果你不太了解 deepfake 技术也无妨,下面这个视频 gif ,就是用这个技术制作的。



这是一个疟疾的 Youtube 防治频道用 deepfake 做的一个公益宣传片,利用这个技术制作了一个贝克汉姆用九国语言宣传防治的影片。要不是小贝现在有些谢顶,我真以为这个视频就是小贝自己本人拍的。


Deepfake 的技术甚至可以用于很多爱情动作片,给片中的女主换头,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 这里就不放图了,大家应该都懂。。。 )


很多人看到这个跪杀视频被曝光出是 deepfake 合成时,估计都会觉得,这极有可能是美国媒体对这件事情的洗白。毕竟事情都过去一个月了,闹也闹了,抢也抢了,游行都举行了好几次了,再说这种事未免有些太迟了。。。


但是,共和党候选人温妮的这个 23 页的 “ 洗白 ” 文档勾起了我的兴趣,我特地下载了下来。



在这个文档中,作者温妮说,真正的弗洛伊德,在 2016 年时就已经去世了。



作者找到了 2016 年弗洛伊德死时律师的 Facebook,那个律师在 Facebook 发表了自己的愤怒 “ 这些媒体是在太蠢了,都不知道去挑一个合适的假死人。” 



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让人存疑的点,虽然律师的 Facebook 在之后删除了这些东西,但是他还是留下了当时弗洛伊德的照片,并声称,这才是真正的弗洛伊德。



更让温妮觉得可疑的是,真正的弗洛伊德在胸口处有纹身,可社交平台疯传的视频上,这个 “ 弗洛伊德 ” 的胸口却没有纹身。。。



更有目击证人说,现场被警官压在地上的弗洛伊德,是没有腿的。。。


网传没有腿的弗洛伊德▼


换句话说,那个被压在地上的弗洛伊德,从路人的说辞中看来,就是一个道具。


影片中的弗洛伊德,被怀疑是用于灾难训练的人体模特工厂制作的假人


那么按照这个说法,在视频中被逮捕的 “ 弗洛伊德 ” 又是谁呢?温妮在文献中透露,这个饰演 “ 弗洛伊德 ” 的男演员叫 Stephen Jesse Jackson,年龄、身高以及外观轮廓和弗洛伊德相仿。


经过了数字平面剖析图分析后,这个视频中出现的人既不是弗洛伊德,也不是演员 Stephen。而是 deepfake 合成的虚拟人,融合了两者的面部特征以及身体元素。


在温妮的文献中,她还指出,那个暴力执法的白人警官,也有合成的嫌疑。



在社交平台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中,同样有网友也表示怀疑,一个叫 ShmitcoinJebus 的网友说:我们对媒体以及网传的图,似乎都会抱着一种这就是事实的态度。只要别人都说这两张图中的是一个人,我们就深信不疑。



文献的末尾,作者希望可以还原事情的真相,只要证明其中之一的任意疑点,证明弗洛伊德在 2016 年就已经死亡、视频中的弗洛伊德是道具假人没有腿、警官和弗洛伊德是经过 deepfake 合成等等疑点,就可以侧面作证这个推动黑人运动的导火索,是人为作假的。



只不过,作为一个辟谣的人,作者温妮的参考资料却反而疑点重重,更站不住脚。


首先,任何参考资料都要寻找可靠的信息来源,这个在 Youtube 上传播的疑似没有腿的弗洛伊德视频,也可以是经过视频剪辑之后的产物,并不可信。



更何况,以个人社交平台作为资料来源,本来就是一种不可靠的行为,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在自己的个人社交号上发布任何东西。


最巧合的是,那个曾经证明弗洛伊德在 2016 就死亡的律师 Facebook 被删除了,而制作人体模型的工厂也被烧掉了。也无从证明这些证据的真实性。


而法医对弗洛伊德的独立尸检,以及四名警官被指控二级谋杀这些证据明显更具有说服力。在考虑到这篇文献作者温妮的共和党身份,其实不难理解这极有可能是政客用来拉票的手段,媒体也只是他们的工具罢了。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AI 合成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我们依然需要警惕 deepfake 可怕之处,尤其是 deepfake 运用的门槛非常之低。


在某些方面, deepfake 可以用来制作以假乱真的假新闻,也可以把女明星的脸合成到爱情动作片上。


而在有些时候,deepfake 是应用在记录逝者生前的声纹、照片、视频以及社交行为后合成创建一个新的数字人格,让逝者可以在数位世界永生,给人留下纪念。



就像前文那个合成的小贝宣传防止疟疾的视频一样,它的本质目的不是让人去判断是真是假,而是宣传一个需要被人们知道的信息。


技术是无罪的,在于如何去运用。


而如今的美国,社会暴乱,很多名人以及大品牌都纷纷在黑人问题上站队,这已经是一出全世界都在观看的闹剧了。


如今,突然有个共和党候选人站出来告诉大家,这件事情是假的,弗洛伊德是个不存在的人,身体是模型,脸是 deepfake,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闹剧。


那些被毁掉的商铺也不会恢复如初了。


这个所谓的「 辟谣 」,才是更大的闹剧。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