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法律 法治动态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蒋春棋二级谋杀因成 或判终身监禁

2014-6-27 12:0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综合新闻

乐活按语:陪审团看穿蒋春棋诡计 7人建议25年不得假释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星岛日报—声称亡母行凶无人信 蒋春棋将被判终身监禁

七男五女陪审团成员经近两天闭门会议,昨天下午最终裁定华裔按摩院女东主刘冠华被谋杀及肢解案被告蒋春棋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意味蒋春棋将被判处终身监禁,最少10年、最多25年不得申请假释。量刑聆讯定于8月29日举行。法官届时将宣判被告要坐牢多少年,才有资格申请假释。

最终裁决显示,12名陪审员没有接受蒋春棋所声称,是他的母亲张芬根杀害并肢解刘冠华,蒋只是协助丢弃碎尸及掩盖现场的说法,也没有被主控官说服蒋春棋杀害刘冠华,是经过精心策划和预谋。二级谋杀的定罪意味着,陪审团认定蒋春是杀害刘冠华的凶手,他使用非法手段致刘冠华死亡,同时有故意致刘冠华于死地的主观意图。但有关行动并非像主控官所指控经策划和预谋。否则一级谋杀罪名就会成立。


刘冠华凶杀案于5月20日在宾顿市安省高等法院开审,前后进行近六周。其间被告及辩方在庭上石破天惊提出,杀害刘冠华及分尸另有其人,乃是蒋春棋66岁母亲张芬根。蒋母在儿子被警方拘捕后不久,即突发心脏病死于家中。这项听起来不合常理、但难以找到真凭实据推翻的说法,经媒体报道之后引发广泛讨论。

庭审期间传召警方、法医、蒋的租客、刘冠华的男友等证人出庭,蒋春棋亦亲自上庭做证。控辩双方于周二先后向陪审团做出结案陈词。周三,主审法官米拉(Gisele Miller)向陪审团做出指引。当天上午11时15分法官指引完毕,陪审团进入闭门会议。不过至周三晚间9点仍未就定罪做出一致裁决,遂于昨天重新开始。

陪审团于昨天早上9时重新开始闭门会议。至下午3时35分,12名陪审团成员依次进入法庭,向法官呈交裁决结果。陪审团裁定蒋春棋杀害刘冠华,一级谋杀罪名不成立,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此时站在被告席上的蒋春棋,依然维持木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

陪审团看穿蒋春棋诡计 7人建议25年不得假释

刘冠华案两位主控官麦奎尔(中)及Andrew Falls (左)
在陪审团判决后于庭外接受媒体访问。本报记者摄

蒋春棋曾辩称是母亲张根芬(图中)杀死刘冠华。新时代电视图片

主控官麦奎尔(Brian McGuire)对陪审团拒绝听信蒋春棋将杀人分尸罪责推给母亲、最终裁定其谋杀罪名成立表示满意,亦对于陪审团未能支持一级谋杀的指控表示理解,他指要证明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必须的策划和预谋有时是十分困难。

他表示此案的难度在于要证实凶手有是有计划有预谋杀人及分尸,必须要重建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此案中一个最关键的证人即受害人已死亡。而且被告在庭上编造一系列谎言,干扰陪审团使用证据。所以要重建案情的确十分困难。

「陪审团看穿企图」

他不讳言全案最艰难的部分,是对被告蒋春棋的交叉盘问。但控方满意的是,陪审团看穿了被告的不实证词和内心企图,拒绝接受被告指称是其母亲杀人分尸的说法,最终要被告承担谋杀受害人的罪责。

他承认控方在审讯开始之前,没有预料到被告及辩方会将蒋春棋的母亲抛出,作为另一个可能杀人分尸凶嫌。尽管之前有怀疑对方会这样做,但直到庭审过程中才确实这件事。被问及这是否令他感到意外,麦奎尔回答说做检控官多年,没有什么事会令他惊讶。

他指这是一宗可怕和恐怖的不寻常案件,对社区造成冲击。审讯结果已通知给刘冠华的家人和其男友高罗斯基。12位陪审团成员中,有7人建议法官判处蒋春棋25年不得假释,相信这些意见会对法官判决起到作用。

他表示判决结果不能令刘冠华复活,但希望会令其家人因正义得到伸张感到安慰。至于刘冠华的儿子或其他家人,是否会出席八月份的量刑聆讯,并做出受害人陈述报告,他指要通过法庭的受害人服务部门联络刘的家人,才能决定。

华人律师认为 蒋春棋上诉难成功

士嘉堡按摩院女东主刘冠华碎尸案,被告蒋春棋周四被判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有华裔律师认为,蒋春棋能上诉成功的机会不大。

刑事律师陈赞圆周四接受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蒋春棋的罪名由一级变成二级谋杀罪名成立,显示陪审团相信蒋春棋有意图杀人,但没有预先计划杀刘冠华,可能陪审团认为,证据不足以令一级谋杀罪名成立,但足以证明他有意图杀死刘冠华。

但陈赞圆认为,这并不反映辩方打疑点成功,令罪名由一级降到二级谋杀罪名成立,因为辩方的出发点是要帮被告脱罪,但裁决显示,陪审团不相信被告的供词。

「被告供词令诚信打折」

他认为,被告作供时提到,没有杀刘冠华,以及是母亲杀死刘冠华等供词,似乎可信性不高,因此被裁定罪名成立,是意料中事。他又说,蒋春棋作供时说,母亲与刘冠华争执时,自己去处理受伤的伤口,供词勉强,再加上他被补后,向警方说谎等供词,都令被告的诚信大打折扣。虽然辩方提到,法医在审讯期间,证实刘冠华的母亲,有能力杀害刘冠华,但蒋春棋罪名成立,显示陪审团否定辩方的理据。

他又说,裁决显示陪审团细心,有听取法官的引导,而把被告定罪,因为法官说,就算不相信被告的供词,也要看控方的证据,是否足以裁定一级谋杀罪名成立,若不足够的话,是可以裁定二级谋杀罪名成立。

陈赞圆又说,难以估计蒋春棋一方会否上诉,以及上诉时,是否有足够的法理依据去上诉。但他认为,就算上诉,能成功的机会也不大,因为他认为,整个案件的证据强。他认为,案件的环境证据其实蛮强,因为证据已断定案发现场在蒋春棋家中的地库,还有其他证据显示,被告车上的GPS去过的地方,与弃尸地点相同,家中的手套又验到有血迹,和被告及母亲的DNA等,都是有力的证据。

明报—蒋春棋一级谋杀罪变二级 律师失望

经过一天一夜的慎重考虑,昨日下午3时37分,参与审理士嘉堡按摩院东主刘冠华被害及碎尸案的陪审团宣判,被告蒋春棋的一级谋杀罪名不成立,但二级谋杀罪名成立。蒋春棋将面临终身监禁,10年至25年内不许假释的刑罚。至于他要被监禁多久之后才可以申请假释,法官米勒(Gisele Miller)将在参考陪审团、检控官和辩护律师的意见之后,于8月29日作出裁决。

陪审团作出二级谋杀罪名成立的判决,说明他们认为蒋春棋有意杀死刘冠华,但被告事先并没有进行计划和准备。此案开始审讯时,蒋春棋面临的控罪为一级谋杀。

在陪审团作出判决之后,检控官麦圭尔(Brian McGuire)在法庭外表示:“我们起初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蒋母作为挡箭牌。当年调查时的确曾经怀疑过她,但后来已排除。不过这是被告的权利,他们可以以此作为借口。”

麦圭尔检控官(右)在福尔斯检控官的陪伴下接受记者访问。(蓝乙宁摄)

韦尔斯律师(左)和梁作礼律师对判决有少少失望。


“是够夸张的,我们曾经担心,有人会因此被蒙骗。不过对陪审团来说,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证人,我很满意陪审团看穿了谎言,认定他要为这宗恐怖的谋杀案和恐怖的分尸行为负责。”

他表示,对蒋春棋的交叉盘问是这宗审理中最困难的部分,那真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盘问。

“要证明凶手有计划和蓄意地谋杀很困难,因为你需要重构当时的经过,而最关键的证人已经不在人世。同时被告也编造了一系列煞有介事的谎言,并且毁灭了许多罪证,非常难以重现当时的情况。所以我们很理解陪审团做出这样的判决,而我们也很满意陪审团看穿了被告虚构的谎言。”

“今日上午陪审团要求再次检验部分证据,说明他们在做出裁决时非常谨慎,他们耗费时间,仔细检查证据,最后达成一个公平的判决。”

麦圭尔表示,如果蒋母还健在的话,被告就不能编造那样的谎言。但考虑到在把母亲作为替罪羔羊之前,被告也一直把责任推卸在其他人身上,还好陪审团看穿了这一点。

而辩护律师韦尔斯(Kathryn Wells)也表示很遗憾蒋母不能亲身作证,“这场官司的审理对被告方不利,因为我们缺少某位证人(蒋春棋母亲)。”

“这是一宗很有挑战性的案件,同时也是一场悲剧。这场官司不管判决的结果如何,没有胜者,因为刘女士已无法再回到我们身边。”

“我知道有些人认为,从一级谋杀控罪打成二级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但我们当事人的证据则表明,他没打算杀死刘冠华。”

协助韦尔斯律师的梁作礼律师也表示:“对这个判决有少少失望,但是他们(陪审团)用了不少时间做这个判断,我们也尊重他们的过程。这个案子有少少特别,因为这个案子一开始是由洪秉政律师和韦尔斯律师打理,我在后面帮手。后来洪律师不幸过身,所以带了一些特别的感情在里面。”

他还表示,宣判的过程很快,都没什么时间与蒋先生坐下慢慢谈,不过一切都正常。

8月29日量刑聆讯

虽然罪名已定,但对于蒋春棋将要被判多少年不得假释尚未有结果。麦圭尔表示:“考虑到有多达7位陪审团成员建议25年不许假释,这对法官最后的判决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也在往这个方向争取。”

8月29日,米勒法官将主持量刑聆讯,就不得假释的期限作出判决。

发现刘冠华DNA 垃圾桶抹布令警锁定蒋春棋

检控方认为,蒋春棋与刘冠华以及白人建筑师格罗斯基(Kenneth Grotsky)陷入三角恋情。

而在刘冠华表露出希望与身家丰厚的格罗斯基从此双宿双栖之后,因妒生恨的蒋春棋于2012年8月10日将刘冠华杀死,并连夜将受害人碎尸,还把尸体分别丢弃在多市士嘉堡区的一条溪流和密市的祈德河中。

最初向警方报告刘冠华失踪的是格罗斯基,接报的多伦多警方按失踪人口案件进行调查,但皮尔区警方在8月15日发现了刘冠华的部分尸骸,于是案件变成凶杀案,并且由皮尔区警方接手。

监视小组见蒋与母洗车尾箱

警方先是派出跟踪监视小组,拍摄到蒋春棋与母亲清洗自己房车车尾箱的照片,并且从蒋春棋丢弃在洗车场垃圾桶里的抹布上,发现了刘冠华的DNA,于是将调查目标锁定在蒋家。

与此同时,蒋春棋在接受警方盘问时,先是谎称10日当天把刘冠华送到按摩院之后便再也见不到她的踪影,继而在第二次盘问时对警方称,伤害刘冠华的极有可能是格罗斯基。

8月26日,警方邀请蒋春棋到皮尔区警局做第三次盘问,蒋春棋继续编造格罗斯基有害人可能的谎言,但他却不知道,警方此时已掩至蒋家进行彻底搜查,结果发现地库内有大量血?[被清洗过的痕?[,而这些血?[绝大部分都是刘冠华的。

蒋地库发现刘冠华血迹

警方起初对蒋春棋控以二级谋杀罪名,后来在去年7月进行初级聆讯时,将二级谋杀罪名升级为一级。

而在上月20日开始正式审讯之后,被告方突然提出,杀害刘冠华的是蒋春棋的母亲。

蒋春棋在法庭盘问时表示,他母亲杀人的原因,是因为刘冠华偷走了蒋家家传40年的首饰,令老人家不满,追问时逼得刘冠华拿起刀,蒋春棋上前劝解却被刘砍伤额头,因此令老人家更为愤怒,情急之下将刘砍死并分尸。

而蒋春棋只是协助弃尸,以保护自己的母亲免遭牢狱之灾。

但问题是,蒋春棋的这一说法难以印证,因为蒋母早在儿子被捕两周后,就因冠状动脉堵塞而死亡。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