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法律 法治动态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涉虐菲佣案:吃鲍鱼邀菲佣同行 返菲前报警

2013-6-15 11:09|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港人夫妇遭起诉贩卖人口案,男被告柯耀昆昨日接受辩方律师提问时指出,菲佣萨米恩托(Leticia Sarmiento)签证到期后不愿离开加拿大,即使已为她安排机票及香港的住宿亦不走。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被告外母未见萨米恩托作家务

港人夫妇遭起诉贩卖人口案,昨日辩方传召最后一名证人,即曾与涉案菲佣萨米恩托(Leticia Sarmiento)同住温哥华住所的女被告母亲出庭,她力证柯氏夫妇对萨米恩托很好,每年为她庆祝生日,一家人吃任食自助餐(all-you-can-eat)、吃鲍鱼也会邀请她同行,并指家里虽然有安装保安系统,但为了省钱,所以一直没有接驳到保安公司,而该系统亦完全与门锁无关,任何人从屋内开门都不用锁匙或密码。

辩方昨传召女被告禤爱玲(Oi Ling Nicole Huen,译音)的母亲冯满华(Moon Wah Pauline Fung,译音)上庭。她曾与菲佣萨米恩托同住,而她本人当时任职护理员,为长者提供上门打扫、煮食及个人护理服务。她说难以比较萨米恩托的工作量与自己的工作量分别,因为她没见过对方在其住所做任何家务,只是有时会看到她与女儿一起照顾孙女。

被告柯耀昆夫妇步出法庭。(档案图片)

家中清洁打扫由禤母负责

禤母指,家中打扫及清洁是由她本人负责,她会为自己及丈夫预备食物,而柯则会煮饭给妻子、女儿及萨米恩托,吃饭时萨米恩托亦同坐一桌。禤母说:“女婿及女儿对萨米恩托很好,女婿吃饭时会叫对方多夹菜。”

禤母又说,柯家每年都会替萨米恩托庆祝生日,一家人去吃任食自助餐、吃鲍鱼都会有她的份儿,她亦从没看过柯氏夫妇呼喝或者攻击对方。她亦指,家中电话随时可用。

谈及2010年6月13日早上,即萨米恩托致电911报警当日,禤母说,只知道萨米恩托与女儿在厨房,因为饮水问题而争执,但她不知道内情,只听到萨米恩托哭,并且致电911。她则看到有水溅在地上。她希望停止双方的争执,于是把萨米恩托带到自己的房间。

至警察抵达其住所,禤母仍在房间陪伴萨米恩托,到她与警察离开时,禤母亦有向她拥抱。禤母说:“我视她为朋友,我平日也会在教会拥抱弟兄姐妹。”禤母表示,她当时对萨米恩托没有恶感。但她说,当时除了拥抱,她没有跟对方说话,与萨米恩托之前声称,当时禤母跟她说:“这样对你也好,你可以到新的地方找新雇主”的说法不符。

原订出票送返菲国前一天报警

港人夫妇遭起诉贩卖人口案,男被告柯耀昆(Franco Yiu Kwan Orr,译音)昨日接受辩方律师提问时指出,菲佣萨米恩托(Leticia Sarmiento)签证到期后不愿离开加拿大,即使已为她安排机票及香港的住宿亦不走。他虽没有聘请她继续工作,但仍让她居住在自己家。柯并指,对方曾先后问他要钱,除零用钱外,还有总共超过八千元的款项,至最后对方问他索取五千元用作购买假文凭,他拒绝并预先声明会在日内为她办机票回菲律宾,没想到在原定出票的前一天,发生报警事件。

柯耀昆说,在入境时,他与萨米恩托已获告知,对方只能继续为他工作最多183天。他们于2008年9月9日入境,到2009年3月,限期快届满。他说,前来加国时,他与萨米恩托的机票均是来回票。他于是跟萨米恩托表示,在3月2日与她一起回港,并已为她预订机位。柯指出,他为免对方在港无家可归,已为她联络香港的姐姐,让她在找到工作前可暂住。

柯称,他知道对方签证到期不能再为自己工作,当时亦不再需要对方的服务,因此没有再聘用萨米恩托。“她说想待至其香港合约完结后才离开,这样不会影响她的工作纪录。”

之后柯曾多次问萨米恩托何时离开,对方说希望柯为她申请延签。律师问柯,萨米恩托是否自己签署申请表,柯答是。“那么她有没有机会细看申请表才签名?”柯指着呈堂申请表说:“当然有,她还提我表上的入境日期填错了,于是我才加签更改。”

柯表示:“到2009年6月,她还向我提出,每月给她700元,她继续为我服务。但我拒绝了她。”之后对方又跟他说,在商场里认识了一间机构,对方说可以帮她在加找工作,她找到工作便会离开。

在等待延签结果期间,柯曾征询律师意见,了解对方在收到结果前,仍是合法居于加国,他于是让萨米恩托继续同住,没收取她任何住宿费用,亦未要她工作,只当她是朋友。

“我自己也曾在异地得到别人的帮助,而她亦为我们照顾小孩约两年,我没理由不收留她,难道要赶她出街吗?”

柯说,在萨米恩托免费住宿期间,她在需要钱之前几天,便会特别殷勤,主动帮忙两人照顾三名女儿,然后会跟他们说需要钱。他们见对方没收入,也会给予一、二百元作零用钱,大约每月一或两次。到其后,她的延签被拒,柯亦有再为她订机位,只是她不肯离开,一直在柯家居住,前后历时约一年。

至2010年4月,萨米恩托说在菲律宾的母亲患病,需要手术费,柯于是给她1300元。到5月,萨米恩托指为她找工作的机构需要收她按金3000元,希望柯能借她,之后又说要办签证,需要4000元,柯先后到银行提款给对方,有关提款纪录亦一同呈堂。柯说:“我当时有问她,日后是否真的能还款给我,她说,找到工作后便会有收入,会分期还款。”

柯说,当时认为,在过去两年的接触中,萨米恩托值得信任,即使自己当时没有工作,只靠储蓄维持生活,仍借钱给对方。

柯表示,至2010年6月,萨米恩托又再问他索取5000元,并指是用来在菲律宾购买一张文凭,柯拒绝,同时向她说,他们已经受够了,会买机票送她走。柯说,他是在6月11日(五)晚上与萨米恩托商量离加安排,并告诉她会在6月14日(一)为她办理机票,送她回菲律宾。

柯说:“她当晚很不开心,到第二天仍不肯和我们说话。”柯并指,他们一家的护照,连同萨米恩托的护照,都放在同一个塑胶文件袋,文件袋一直放在萨米恩托的房间,他更曾向对方说,万一发生火警,萨米恩托要紧记拿走,因为夫妇两人要确保三名女儿安全,不会有时间去拿。

柯解释,在2010年6月13日(日),警察接到萨米恩托报案后到场时,护照之所以会在客厅的书桌抽屉内,正是因为他们预备为萨米恩托订机票,所以预早请她拿到客厅,但强调从来没有收起其护照。

辩方律师昨日已完成向男被告的提问,聆讯周一继续,由控方律师开始盘问被告。

Tab标签: 菲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