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法律 法治动态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菲佣案律师:贩卖妓女无罪 雇保姆有罪?防贩卖陷阱

2013-6-28 09:55|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来自: 明报

乐活按语:律师提醒,柯姓雇主这次被控“人口贩卖”等控罪,其实均存在定义混乱及重叠的地方,这是任何一个想雇用菲佣的华裔雇主均需要小心避免误触的禁区。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柯妻幸无罪可照顾3女不惜倾家荡产上诉

港人夫妇遭起诉贩卖人口案遭定罪的男被告柯耀昆,昨日于本报接受访问时表示,对裁决感失望,他坦言纵然“势孤力弱”,但就算倾家荡产,仍会力争到底,希望能透过上诉争取清白。

柯耀昆表示自己虽罪名成立,但不幸中之大幸是太太禤爱玲获得清白。柯目前任职保安员,时薪12.5元,是家中经济支柱,但他表示,不能就此放弃,即使倾家荡产,也要力争到底,并会提出上诉。

柯耀昆坚称,太太由始至终都没对菲佣有半分亏待,照顾女儿也亲力亲为,亦从没与对方计较,对于萨米恩托(Leticia Sarmiento)在法庭上口口声声指曾被女主人喝骂,夫妇二人坦言不明白为何对方要这样说。

柯耀昆昨日带同多张家庭生活照,其中一张照片可见,女儿躺在禤爱玲腿上喝奶,萨米恩托则坐在后方。柯说她当时应在看电视。

柯表示,现在太太获证清白,起码能照顾三名年幼女儿,而他则会继续为自己的清白奋战。

柯耀昆说,他只靠储蓄支撑全家开支,现时任职保安员,赚取12.5元时薪,但因为是次审讯,已多日无法工作。不过,柯誓言即使倾家荡产,也会力抗到底,并会在下月听取判刑后再提上诉,争取公道

事实上,在审讯期间,无论是控方或辩方提到其家人时,柯耀昆都不禁感触落泪。他日前与太太在庭外等候裁决时,接到女儿的电话问二人何时归家,电话挂线后,他亦再次掉泪,自责无法为妻女提供安稳无忧生活。

柯耀昆坦言,对陪审团判他罪名成立感到失望。在审讯过程中,他一直不希望事件被看作族裔争议,但事实上自己的确“势孤力弱”,他表示考虑成立网志,把法官的引导文件上载予公众查看,更重要的是,希望自己的个案能够作为前车之辙,提醒所有雇主小心。

对于陪审团判处柯耀昆罪成而其妻无罪,柯耀昆的代表律师普雷沃洛斯(Nicholas J. Preovolos)表示奇怪。“如果陪审团相信菲佣的证供,两人均会罪成,如果他们不肯定完全相信菲佣的证供,则应判两人无罪。”他说:“我会努力去理解陪审团如何能够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后,仍觉得她的证供可靠”。


柯耀昆罪成而其妻禤爱玲(左2)获判无罪,律师表示奇怪;旁为菲佣萨米恩托。(柯耀昆提供)

柯耀昆接受访问,他声言就算倾家荡产,也会力争到底,希望上诉争取清白。(郑绮霞摄)

专家指菲佣案展现聘用外劳禁区 雇主慎防贩卖人口陷阱

菲佣萨米恩托(Leticia Sarmiento)在其雇主被判贩卖人口罪名成立后,她是否有资格留在加拿大?移民律师王仁铎指出,她若想留在加拿大,应只能提出人道立场申请。王仁铎更借此案的裁决提醒一些雇用外劳的人士,慎防误堕类似的“贩卖人口”重罪陷阱。

对于这宗菲佣案,不少人关心萨米恩托在判决后去向如何,她可以留在拿大吗?还是会被遣返其原居地?王仁铎表示,根据萨米恩托个人的资料,她的学历是中学毕业、持旅游签证入境在雇主家里帮佣,很难循居家护理(Live-In Caregivers)申请移民,若想留在加拿大,只有提出人道立场申请,待有关当局决定。

人道立场或可申请居留

针对雇主夫妇的丈夫柯耀昆被陪审团判定贩卖人口罪成,王仁铎认为,此案的核心问题是剥削劳工或是知道劳工未具合法劳工身分仍然雇用的违法问题,如今男雇主被判“贩卖人口”,应该是控方将“贩卖人口”的定义无限上纲(无限放大)有关。

他同时提醒,柯姓雇主这次被控“人口贩卖”、“非法雇用外国公民”及违反《移民法》等控罪,其实均存在定义混乱及重叠的地方,这是任何一个想雇用菲佣的华裔雇主均需要小心避免误触的禁区。

他提醒,有雇用外籍工人计划的雇主,应小心避免堕入陷阱,违法雇用劳工,必须注意对方所持的是合法签证,以免在未来发生与劳工之间的纠纷时,因本身违反《移民法》在先,而被放大检视其他的违法行为,因而像这次的香港夫妇一样,面临《刑法》“人口贩卖”罪名的指控。

另外,有法律界人士提醒雇主留意另一个有关“移民意愿”的陷阱。该法律人士指出,“贩卖人口”及“非法偷渡或移民”的定义,最大的不同在于贩卖人口是指受到控制或奴隶的一方,是受到对方的支配才移民,而非法入境、个人偷渡或非法移民,均是出自个人的意愿,这次的菲佣案,菲佣指遭到雇主安排才入境,其雇主便踏入了“贩卖人口”定义下的陷阱,而且,有关移民意愿的部分主要以菲佣的供词为依据,外人很难判断。

贩卖人口定义广及剥削

移民顾问任立三则解释,贩卖人口的罪刑,远大过违反移民法的行为,但贩卖人口的定义极广,又有供人解读的空间,本意是在加强打击人蛇卖淫等跨国犯罪集团,但对不了解法律问题的雇主,等于设下了危险陷阱。

他说,例如,国际间对贩卖人口的定义,是指以剥削、利用为目的,而进行的招募、运输、移送、提供或取得某人;人口贩卖的过程通常会牵涉到非法的手段,例如以暴力威胁、其他形式的强迫、绑架、诈骗等方式,在这宗菲佣案中,看不出雇主曾涉及非法手段,但其劳力剥削的部分,则可能已踩进了陷阱地带而不自知。

任立三对菲佣案中雇主被判“贩卖人口”有罪,表示非常震惊,他亦主张雇主提出上诉,免得更多倒楣的雇主遭殃。

任立三指出,刑法中的“贩卖人口”法令,主要是为了打击偷渡人蛇的蛇头,有关条文更是针对,有集团逼迫外国女子卖淫“逼良为猖”,控制他们的行动,进行性剥削而设计,这次雇用菲佣的雇主同样被起诉“贩卖人口”,实在使他感到“太重了”。

任立三说,过去曾有华裔男子被控“贩卖人口”,安排中港台女子前来卖淫,但后来由于无法证明他控制女子的行动,所以被判无罪,逃脱“贩卖人口”的罪名,料不到一名菲佣的雇主反而入罪。

Tab标签: 菲佣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