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旅游 旅游景点 世界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游北冰洋记(2)登岛奇遇@郭五一

2013-3-12 10:1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郭五一|来自: 温哥华乐活网

乐活按语:早7点半我们已行至北纬78度,风速18节,温度降到摄氏1度。从舷窗望出,天灰海蓝,无际的波涛。波涛尽头一线青白,据说那里就有浮冰,我们离冰海已经不远。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昨晚酒会,喝了点酒睡不踏实,三点爬了起来,上到甲板。仍是墨绿的海,灰白的雾,只是昨夜看到的几只海鸥不知去向。风又硬又冷,手脚很快冻僵。奇怪的是我以往的经验有雾没风,有风没雾,可这里风狠,雾却不离不弃,不知是为什么?

  昨天听领队介绍,今天可能进入浮冰区,如不出意外,下午会登岛。

  也许是时差闹的,大家都没什么睡意,可甲板上无物可看,打麻将、甩扑克成了大众活动。大家都很兴奋,吸烟室成了喝酒聊天的圣地。我初步统计,全船共62个中国人,各地的人都有,但以北京、上海、东北、广州、香港人居多,还有一家来自台湾。大多数人是从国内直接来俄,也有海外直飞的游客。游客很少单人,基本都是家庭为单位,或同一城市的人相约而行。不知同行的西方人是否也是这种结构?大家初次见面,谈得热烈,虽然谈的大多是以往各自不同的探险经历,但我知道大家内心都在期待着变化,期待着广播“看到浮冰,看到北极熊,看到海岛”。



  一夜几乎没睡,早7点半叫早,我们已行至北纬78度,风速18节,温度降到摄氏1度。从舷窗望出,天灰海蓝,无际的波涛。波涛尽头一线青白,据说那里就有浮冰,我们离冰海已经不远。

  一夜行程,除了海水就是浓雾,看不到任何的生命,这会儿不同了,不知何时,海面飞来一群群海鸟。海鸟黑翅白肚纺锤形的身躯,像企鹅在飞翔,只是个头要小得多。海鸟飞得快,成群的飞翔,一会儿擦着浪花,一会儿冲上舰桥,始终围着破冰船旋转。但它们不在船舷休息,也不像海鸥可以展翅凭着上升气流翱翔,正在疑惑,突然发现一群海鸟冲上高空又敛翅向下冲刺,直直的冲进海涛,原来它们是在借助螺旋桨翻起的浪花寻找猎物。他们的憩息地就是海面,他们在那里觅食,在那里休息,不断的跟踪着破冰船。我问船员,他们告诉我那是北极海雀,这种鸟只有北冰洋才有,附近一定有岛屿。

  8点半看到浮冰,远远的一线漂白。刚开始是一些细小的冰碴,慢慢的有了大块的浮冰。浮冰壮观,密密麻麻,前呼后应,无边无际。有些大块的浮冰,阳光下,洁白泛着幽蓝,透着远古的洁净。有了浮冰就显出了速度,船在快速的前进,不时撞上冰块,可以听到“咚咚”的撞击声。

  吃过早餐又来到甲板,已经聚集了很多游客。碎冰更密,冰块更大,层层叠叠无以计数,洁白已成了大海的主色。阳光照在冰面又反射在船上,一片片晃动的光影,刺激得人睁不开眼。破冰船迎冰而上,小点的冰块一压而过,船不动声色。几个篮球场大小的浮冰船压上去一碎几块,激起的波浪把碎块推向两侧,起伏颠簸。有时会撞上有些厚度的冰坨,船身一颤冰坨没入海底,好一阵才远远浮出。游客们都在拍照,我爬上甲板顶层从那里观察大海,观察游人,上下几层甲板尽收眼底,抓拍游客的活动。

  确实不得了,甲板上陈列了一排“大炮”。这大多是顶级的日本佳能EOS-1数码相机,而且配有800CC的长焦镜头。这种镜头大,机身加上遮光罩足足有半米长,五六公斤的份量,操作时支上三脚架,活生生是门“大炮”。我观察了一下,使用这种超级专业设备的几乎都是中国人。我玩儿摄影足有40年的历史,经历了几代摄影器材的变革,像这样一套设备没几十万人民币下不来,中国人真是富了,连周边的老外都羡慕得吓一跳。

  10点,碎冰几乎看不到了,都是连片的冰层。船在撞击中前进,速度慢了许多。来之前从网上得知,近些年由于人类的无节制开发,二氧化碳大量排放,造成大气层热效应,北极冰原在急剧溶化,北极冰盖很可能会短期毁灭,这会儿看也不尽然。我没有冰原溶化的前后对照,但仅仅眼前的景象这种说法就夸大得多。这里离北极点还有上千公里,冰原彻底溶化只是好心人的提前警告。

  甲板太冷回到船舱,还没喘口气船上广播“发现白熊,在船身10点方向。”匆忙跳起穿衣戴帽,拿起照相机跑出船舱,10点位置白茫茫亮闪闪,什么也看不到。走上甲板,遇到妻子刘彬燕急忙打听,她告诉我在右前方很远的地方有一只小白熊,顺着她指的方向寻找,那边有太阳反光,晃得什么也看不到。隐约间似乎有个淡黄色的小点不知是否白熊。导游告诉我,我们已进入巴伦支海冰原区,这一带是大西洋暖流和北冰洋寒流聚会的地方,鱼多自然海豹多白熊也就多,这是一个生物链,这才是开始,不着急总会碰到白熊。

  沮丧间下到船舱,白熊又来了,象是在开玩笑。刚才导游刚告诉我前几次他们来,几天碰不到一只白熊,这才半小时不到。又是急匆匆披挂上阵,这下好了,三点整方向一只白熊,也许有一公里左右,从镜头看是一只成年的孤熊,个头大,但胆子小,显然是被这巨大的怪物惊着了,正撅着屁股逃跑。跑似乎又不甘心,跑跑停停,不时地回头瞭望,站起来总有两米多高。我知道,如此距离,反差很小,人眼能区分,可镜头不行,掌握不好曝光量很难拍到。包围曝光一气拍了几张,长舒了一口气,总算不虚此行。再观察,孤熊被困在一块浮冰上,四围都是海水,跑到冰檐跃入水中游几米再爬上临近的浮冰继续跑。跑几步还会回头瞻望,也许是好奇,跑跑停停逐渐隐入无边的洁白。

  也许是船长理解了游客的心理,我正为白熊地远逝遗憾,却发现船在调头,很快明白船在包抄白熊。船在冰原划了一个巨大的半圆,我们又赶到白熊近旁。这下近了,也就二三十米,可以看到白熊的鼻子眼睛。白熊有些激怒,向着船上的人群跳跃,后来干脆站起来,向船上的人群挥动前爪。可挥动又如何?它想努力冲出包围,但总被船困着。影友们称心了,长枪短炮一齐“开火”,可怜的白熊被牢牢地钉死在几十台相机的胶片上。整整跟踪了20分钟,也许白熊疲劳了,干脆坐在冰上,无奈的看着破冰船,任由人们拍照。船终于停止了跟踪,白熊跃入水中,向远方游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野生的白熊,没有惊奇,没有震动只是为它的憨头憨脑感到好笑。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